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并肩王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旁门老七 来源:飞卢小说网

出门没有什么天马神兽传送阵之类的,虽然带头的精英弟子可以御空,但是还是慢慢走着。

一行二十一人,十五个都是外门弟子,走在最前面的是五个内门弟子和精英大哥。五个内门弟子也不理会后面的外门弟子,倒是和精英大哥攀聊着。

精英大哥叫做周元斯,他倒也不理会这五个内门弟子,只随意应付两句,埋头向前走。

叶闲觉得这一定是一位信徒。

沉默寡言,身上笼罩着一股厚重的气息,只有信徒身上才能沉淀出这样的气质。

叶闲杂在人群之中,身上还背着一个小包裹。所有外门弟子基本都没有空间袋和纳戒,只能背着一个包裹,叶闲也将一些杂物和外门弟子套装放在了包裹里。

内门弟子倒也没背着什么包裹了,他们都带着一个空间袋,这是内门弟子的配置。

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是曾经伤口的地方,现在也有一个纳戒,但是叶闲觉得自己一定要低调。

十五个外门弟子互相不说话,都闷头往前走着。

出了总坛,也没有人送行之类的,这在白莲教就是日常例事。每个月不仅有一些伤员秘密送回来,还有很多弟子从这里被派到各地。

风餐露宿了几天,穿过了牧场,对面是茂密的树林。叶闲曾经也想进去看看,后来还是克制住了。

逢林莫入,这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古训。

茂密的阔叶林,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落叶,也不知有多少年了。本来这里应该没有路的,只是白莲教的人走多了就踏出一条路来了。

风景也挺不错,各种花儿夹杂点缀林中。

有点诡异的是,这里没有什么动物的存在,连鸟鸣的声音的存在都没有。幽静,昏暗,是叶闲对这里的直接感受。

叶闲打着十二分的注意力,观察着四周,心里默默庆幸当初他没有擅自来这里。

“好了,这是我们的出口。”突然地,精英大哥回头对着所有人说到。

除了内门弟子,所有外门弟子都一愣。

“我们将被送到一处随机出口,你们做好准备。”周元斯对着叶闲他们说着,“下次你们能感受得到这伟岸的力量,估计要等到你们晋升内门弟子了,好好珍惜。”

说完,周元斯又没继续解释了。

五个内门弟子也静静地站着没有说话了,不过可以看出他们眼睛里的期待。

所有人都站着没有说话,外门弟子都在东张西望,想要知道出口到底在哪里。

叶闲默默看着四周,看样子是要坐传送阵了,他前世看过不少小说,没见过猪跑还没吃过猪肉吗。

就是奇怪,这里似乎没有一点人工的痕迹,树林,野花,落叶……

难道传送阵埋在地下了,还真是高端——

等了半刻钟,正当疑惑的时候,

陡然间,叶闲发现周边的树林,居然在坍塌,由远及近,

仿佛掉入了万丈悬崖一般。

所有外门弟子都发出了惊呼,但那些内门弟子反而露出了期待的神情。

坍塌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近,

叶闲吓得流出了冷汗,若不是周元斯和内门弟子还很淡定,他早就火力全开跑路了。

算了,相信他们,叶闲闭上了眼睛。

片刻后,只感觉天旋地转——

这时,然后一股奇妙的力量突然出现,包裹住了叶闲。

叶闲好奇地睁开眼,身边一切都在降落。

这就是传送阵吗,真是鬼才建造的!

而且这种失重的感觉真特么棒!

希望底下是个大湖,这样掉下去也许还有希望。

还有就算这是传送阵,难道就不能把传送阵放在分坛那里吗,还要他们走了好几天。就算建造的人有问题,现在这些分坛的人也不知道养一些马吗,骑马过来早就到了。

十几秒的失重后,四周的一切早已模糊不可见了。

突然,这种失重感觉又开始急速刹车,好像传送要结束了。叶闲觉得自己坐了一个电梯,下降得快,刹车更猛。

这种妖才设计。

恍惚间,一切又都停止了,周围那种模糊也逐渐开始消失,众人浮现出来了。

“真是玄妙的力量。”沉闷的精英大哥还是站在原来的位置。

他深深地仰望着天空,赞叹了一句。

“周大哥,这样的伟力真的难以想象。”

“若是我们掌握了这样的力量,圣教的大业指日可待,我们所有人很快都能回归圣母的怀抱。”

内门弟子围着一起和周元斯聊天,而外门弟子个个目瞪口呆。

所有人都第一次感受这样的力量。

而叶闲也更是惊呆了,他也明白为什么连周元斯都会感叹玄妙。

周围居然没有一点变化,树木还是树木,野花还是野花,落叶还是落叶,位置没有一点变化,甚至花儿也都没掉一片花瓣。

诡异,难道刚刚都是幻觉吗。

还是说这个世界的传送阵这么恐怖,直接挪移了一大片空间,而不是仅仅几个人。但刚刚世界塌陷又是什么?

周元斯看着叶闲他们惊讶的样子,又解释道:

“这是空间错位的力量,

这一片空间和众多空间相连,同时又在不断错位,我们站的这块地,其实已经不在分坛附近了。

刚才的一切景象,都是空间在错位造成的,

好了,我们走吧,不然等下空间继续错位我们可能就危险了。”

说着,周元斯带头,朝着来时的路走了出去。

外门弟子面面相觑,空间错位?

“那周大哥,我们也可以通过这个空间错位回到分坛吗?”

有个外门弟子,有点好奇。要是能这样错位,岂不是也可以这样回去。

周元斯一边走一边摇着头,

“不,首先,经过教里的长老测试,错位是随机的,是很多空间随机交换位置,有的空间也会原地不动。当然,仅仅如此,只要我们尝试许多次,是可以错位回到分坛的。

但问题在于分坛那里。”

所有外门弟子都盯着周元斯,叶闲也非常好奇。

“所有错位到分坛的空间,都不会有生命存活。”

周元斯摇了摇头,笑了笑。

“所以错位空间可以帮助我们出,不能让我们进。”

嘶,真是恐怖又神奇,也难得白莲教居然能找到这样的地方。

“其实分坛也是有传送阵的,只不过没有到各个分舵的,加上长老们想让大家多感受感受这样的伟力,所以就让大家这么出来的。”

……

没走一会儿,他们就走出了树林,迎面一条宽阔的河挡住了去路。

“这是兰江支流仙林河,我们顺着往下走就行了。”周元斯好像来过很多次了,一眼就认出这是哪里。

兰江,南山域最长的一条河流,发源于南山域的西北大山,向着东南,一路奔腾,注入浩瀚的大洋。整个南山域就数兰江流域最是发达,众多大城散落两岸。

“走吧,只要再走一会儿,就是一个渡口,前往仙林城和小云城的自行等待上船,其余人跟我走。”周元斯要带着剩下的人要走陆路,估计还要去找驿站。

沿河而下,众人也没在说话。

果真,没走片刻钟就看见了一处津口,不过岸边也没有人在这里,只有一个茶铺在这里摆摊。

摆摊的青年人低着头坐在茶桶后面,微微瞟了他们一眼,然后跟周元斯点了点头。

“这也是白莲教的教徒?”叶闲敏锐地捕捉到了双方的眼神和动作,其他人却也没在意到,都是在朝着河上张望着。

等待了片刻,一艘小帆船从远处驶了过来,船头就一个老头拿着船桨。

“走吧,这是圣教的船,老渔夫会带你们去找大船。”周元斯朝着叶闲他们说道。

要去仙林城和小云城的人都已经站在一起了,一共两个内门弟子,带叶闲共七个外门弟子。

渔夫的船很快就靠岸了,老头没有说话,跟着叶闲他们点了点头,一切似乎尽在不言中。大家纷纷告别周元斯,然后跃上了帆船。

船看上去挺小,但坐上去,叶闲感觉还是挺宽敞的。

靠在船舷上,随着船,人也有点晃荡,遥望着岸边,周元斯已经带着其他弟子消失了,茶铺还是静悄悄的,叶闲也不知道茶铺到底有什么用。

或许仅仅只是一个暗哨吧。

上了船,老头也不理会他们,倒是那两个内门弟子活跃起来了。两人找着所有外门弟子串聊,他们都是要去仙林城的。

然后,叶闲发现,剩下的外门弟子中,除了他,另外仅只有一人也是去小云城。

愣了,就两个外门弟子去小云城吗,而且他算上去还是被舵主点名没办法的。

“圣母怜悯,兄弟也是去小云城吗?”叶闲走到那唯一的他的同伴旁边。

这人看上去比叶闲大了几岁,横眉冷眼,黑发寸头,穿着有些褶皱的短衫。听见叶闲对他说话,随意看了一眼,然后随口答道,

“为了传播圣母的信仰。”

——

呼,可能是个狂信徒。

“圣母仁慈,在下叶闲,也是前往小云城。”

……

“段情生。”又冷眼看了叶闲一眼,没说第二句。

“圣母仁慈。”叶闲觉得不能自讨没趣,礼敬一句,点了点头,赶紧退开。

一船九位弟子,又分为了三拨,去仙林城的一拨,段情生一拨,叶闲一拨。

这,也许就是白莲教吧!

要努力习惯就好。

再瞧那仙林城七人,现在嘴里除了“圣母仁慈”,又在一起憧憬着怎样制造灾难了。

延伸阅读

施洛嘉华/SLKW加盟  http://www.orgelwolff.com/yd8c.shtml
施洛嘉华饰品有限公司是“丰沃投资”下属企业,位于中国梧州市,“丰沃投资”一家从事水晶

七曜加盟  http://www.orgelwolff.com/a3mh.shtml
七曜家用电器项目介绍:七曜家用电器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塬则,坚持“质量,

炫美数码加盟  http://www.orgelwolff.com/nad3.shtml
炫美数码影像是中国中部体验式数码影像投资、加盟及培训总部,是国内的数码影像全程一站式

天誉加盟  http://www.orgelwolff.com/y82e.shtml
天誉化妆品保湿补水收缩毛孔提拉紧致控油抗敏感去角质祛斑去黑头卸妆美白抗皱粉刺/抗痘提

雅夫加盟  http://www.orgelwolff.com/acpk.shtml
雅夫化妆品,是由宋朝名将杨延昭之后裔,天波府杨家医术第四十三代传人杨照国先生,一九九

康健通加盟  http://www.orgelwolff.com/ahqq.shtml
康健通海外

比利时地毯加盟  http://www.orgelwolff.com/gw8y.shtml
2006年,F&Xcarpet(译名:富兴地毯)投入资金一亿人民币,成立杭州富兴地毯

瑞思玛特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orgelwolff.com/6wz5.shtml
瑞思玛特少儿英语加盟。国际教育巨头HoughtonMifflinHarcourtGr

崇古斋加盟  http://www.orgelwolff.com/gkro.shtml
翡翠投资翡翠收藏翡翠投资价值崇古斋·皇家玉雕流水联盟是华夏国玉(北京)国内外珠宝玉石

广东乐家嘉连锁便利店加盟  http://www.orgelwolff.com/gtmn.shtml
广东乐家嘉连锁商业集团投入2亿元为广东青年创业者打造孵化基地,投入3000万建设中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月夜下的的那个约定在线阅读第二节

    半个月后。凌云帝国定州竹云郡竹县县衙。“大人,又是一起人口失踪!”朱捕头快步冲入,人未至,声音已先传了进来。苟大人眉头拧成了一条绳:“难不成又是个叫陆霜霖的?”朱捕头呈上案卷,道:“这个鹿双林还是个年过古稀的老者,依旧是如同忽然之间人间蒸发,无从可查。与之前失踪的人一样,姓名字不相同,但念起来都是同

  • 欢乐颂之樊胜美的胜利第5章在线阅读

    龙九天回到宾馆后为自己列出了一份问题清单。只见清单上写着:问题清单动机:灭口?仇杀?情杀?谋财?问题:1、苏打水哪儿去了?消灭证据?2、为什么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吗啡瓶子?3、为什么要把证据留在现场?(制造自杀假象)4、下毒的时间?(晚11——12点?)5、唐天傲的脸色为什么变了?(知道隐情?)嫌疑人:

  • 综漫之绝望降临之初到异世(1)

    李铁,一个大龄**青年,每天工作完毕,就呆在家里玩**,整个一宅男,不过这样的生活对李铁来说挺不错,今天夜里,李铁正在狂刷一个武侠**副本,在这个**里他投了不少,刷出来的装备卖了不少钱,起码可以提高生活质量。可能是时间过长抽筋了吧,一下没缓过来,倒地不起,正好打翻了一旁的泡面,全浇在身体上,桌面上

  • 献上我的小尾巴在线阅读第一节

    首先谢谢你们这群小可爱点进这本小说,请你们认真看下去。看下去的都是小仙女小可爱。谢谢小仙女小可爱的支持。好了话不多说,让我说说本文基础吧。我叫欧巴,是一个长得帅成绩渣的高二学生。不瞒你们说,其实我是一个有超能力的人。猎魔人占卜师巫医都是我的活儿。没办法,人长得帅就要多干活儿。能者多劳这个道理我还是懂

  • 胡说本纪拜师

    走了不远,便遇见一高挑的少年郎,那少年郎见着梦琪,迎上来道:“可算是找到了,师傅正找你呢。”梦琪问了,也了解了大概。这少年郎就是早上紫瑶提到的二师兄,名作静辰。而他们的师傅是长歌门的大长老,名作煜城,辛姓。梦琪还想知道当时的大火的事情,静辰却说是大师兄带梦琪回来的,所以他并不知道有什么大火。梦琪道了

  • 震旦纪在线阅读羽帝与神使

    何谓逆转时空?时间是事物状态变化的度量衡,这世间本无逆转时空。但是,如果你有能力将所有事物的状态都改变到过去的某一刻,就等若逆转时空了。那样做,我会如何?因果、岁月会将你碾压。无惧。“这就是第二代羽帝与初代神使的对话。此后过了十一载,第二代羽帝便不知所向,圣物亦随之消失。”大殿中央矗立着一道高大的黑

  • 我有一个试炼系统之一见动心,再见倾心(3)

    这天下班很早,凤仪来到健身俱乐部找赵阳,他是这家健身俱乐部的金牌教练。这个地方凤仪来过几次了,并没有锻炼过。这个赵阳和凤仪是亲叔伯兄妹,他们住的还是上下楼。因为凤仪生的时候是难产,他的妈妈受了很多苦。凤仪的爸爸为了安慰她妈妈,所以凤仪是跟着妈妈姓王的。凤仪提前上了一年学,而赵阳又是晚了一年入学,两人

  • 闲云暮暮隐苍山王子来临

    魔法贵族学院办公室;“司空公主,和上官王子真是太过分了!他们难道不知道,他们这样私自离开学院,会给学校多大的影响吗!!”一位年纪沧桑的老者满是怒气,手里的茶杯也狠狠的摔在地上。随着杯子摔在地上,杯子也发出,砰——的一声破裂了。“校长您消消气啊!上官王子和司空公主发来报告,说是去寻找下一任的‘魔法神圣

  • 洪荒之大道补全计划在线阅读第八节

    这是一头青鹰,眼角上已经生出鳞片,是猛禽中强大的种族,或许它们有进化的可能,进化完满后就是一头异兽了,刚刚的打斗声已经惊动到它了。腾蛇见半空中的青鹰,青鹰看它如同看猎物般看着,使得腾蛇心里发毛,当下心生退意,也不理会昊战等人,蛇躯缓缓向后退走。半空中的青鹰见状立马展开攻击,飞射向腾蛇,腾蛇大吃一惊,

  • [综]论分手理由的重要性在线阅读灵火

    “有这个兄弟,不错。”楚云颇为欣慰,龙鸣是整个学院唯一看得上楚云的一个人,或许是因为两人曾经天赋一样,都是处于学院底层,这次回来,楚云也是为了见他,然楚云也不会强出头了。“不用,你坐下!”楚云看着死肥婆,面色平淡,“我给你三次出题机会。”“我们没有看错吧?这个不是那个性格懦弱,实力废物的家伙吧,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