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黑客日记一起分宿舍吧

作者:我有杂念 来源:纵横中文网

“啊--这里--什么嘛----和我们宿舍里的那么近---我就在你们四个的边上呢,欢迎随时来玩不过来的时候要记得做好心理准备--”罗维诺说着看了一眼宿舍门牌号210。“我弟弟的话在212。我先回宿舍了--宿舍楼边上有商店---学校门口有一个大型超市--我先走了。”

罗维诺说着走向了211。“喂安东尼奥--混蛋-快开门---岂可修--我忘拿钥匙了。”

“kesekesekse ---安东尼奥不在-什么啊---罗维诺你回了--还买这么多吃的--你怎么知道本大爷没吃饭--”给罗维诺开门的是因为银发头上还顶着一只鸟的青年。

“哈啊---你想都别想--这是我朋友买的--不过给你一份也不是不可以----”罗维诺把所有塑料袋挂在银发青年的胳膊上。

“kesekese别那么小气嘛---他们是谁”银发青年看着外面四个人问道--

“新来的同学--说起来--基尔伯特你还不让我进去吗?”罗维诺有些生气的说着。

“阿啦--小罗维诺回来了--还买这么多吃的给哥哥我真懂事啊--哥哥好欣慰--”

罗维诺听后头上爆出个十字。“谁买给你了--岂可修---笨蛋*奔狂快把衣服穿好啊---岂可修--为什么我会这么倒霉分到这个宿舍---行不行我现在就去找老头给我换宿舍---”罗维诺生气地说着---

弗朗西斯叹了口气“小罗维诺怎么可以这么说---这可是哥哥我的艺术--看多么贴近自然---”说着手里不知什么时候还多了一个玫瑰花---

沢田纲吉几人嘴角抽搐的看着面前*奔的开放青年。“外国人--真是比想象中的还开放对吧--”

“嘛---怎么说呢---”

“十代首领你说的对--”

“极限的搞不懂-----”

------------------------------一夜好眠-----------------------------------------

“凌--起床了---快点起床去买早餐吃吧----”

临井凌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可是哥哥--我好困----”说着还打了个呵欠慢悠悠的下了床去洗漱,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梳着头zero还不忘再玩几下。接着临井凌带着仓鼠出门了。

“小凌----呗---早上好----”临井凌还没走几步就见费里西安诺在朝自己到招呼。

“费里,早上好--”临井凌笑着又看向罗维诺以及边上的两个人--

“可爱的小姐---不知道我是否有幸和你共进早餐呢--”弗朗西斯走到临井凌的面前说着将玫瑰花举在临井凌面前---

“那个--抱歉--白兰说过不让我和奇怪的叔叔在一起--还有比起玫瑰花--我更喜欢鸢尾花或白兰花----所以请允许我郑重的拒绝你--变态叔叔--”临井凌表情认真的说道。

“什么---变---态----”

其他三人好笑的看着受了打击的弗朗西斯。

“kesekese,本大爷知道你--就是你昨天给罗维诺买了许多pizza的那个人吧--本大爷叫基尔伯特和边上的变态是罗维诺的室友--啊--这是肥啾--我的好朋友”基尔伯特笑着介绍着。

临井凌见这个人没有奇怪的动作便正常的打着招呼“你好--我是费里和罗维诺的朋友临井凌---”

延伸阅读

寻情决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201805.cn/mgv.shtml
林夜从内院大门走出,守卫的林家弟子略有惊意的让开道路,经过**礼力压林炎,强战林海,

是演员,才不是戏精[快穿]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201805.cn/di3o.shtml
10.假的螺丝我感到自己浸泡在不知名的的液体中。无数管子从我身上延续出去。没有声音,

乌蒙赤子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201805.cn/ypwf.shtml
崔允走出程家所在的小区,走向停在路边临时停车位里,之前就早早开过来,等着载他回家的车

都市之破案天王寒楼剑道,剑光璀璨!  http://www.201805.cn/syhj.shtml
莫寒楼率先踏着虚空,向上而去,温澈提剑而上!远处,一只紫蝶在飞舞!而在一旁的树木之中

重生七十年代末在线阅读走进心里  http://www.201805.cn/nwrh.shtml
王川从华朵的声音里面感受到了渴望,感受到了诱惑,感受到了放纵,而此时华朵的玉手也在躁

嘉梦年华在线阅读寻卿  http://www.201805.cn/sppl.shtml
周寻卿第一次做梦吓醒了,当初母亲那样死在他房间里他都没做过噩梦,这次梦见个大黑鲨,还

论如何在轮回世界里愉快的作死在线阅读把孩子拿掉  http://www.201805.cn/b7yj.shtml
一片黑暗中,只听见男人低低的喘息。谢南城知道今天古铭扬格外不高兴,虽然她并不知道为什

笑拥清梦(清穿)之通道  http://www.201805.cn/69uq.shtml
第五章通道“玄音,玄音,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在哪里?”突入宝库,因为一时的疏忽而落入

校花的全能教师这不是盛世  http://www.201805.cn/6wrz.shtml
“吃点东西吧。”李唐关上铁门,把一袋饼干放在丰收面前,挨着他坐靠在墙边。“谢谢。”丰

神文纪之吃饭(捉虫)  http://www.201805.cn/p7lk.shtml
苏思永将鸡蛋和铜钱放在了屋子里唯一的桌子上。大丫二丫看着这些钱,眼里都露出一丝喜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日向夫人[综日剧]在线阅读第10章

    “呵呵,这个昊天还真是有点意思,昨天还重伤在床,奄奄一息,没想到今天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这个一般人可是做不到啊!”从昊天屋子中出来的吴药师喃喃道。......经过数日的恢复,昊天的伤也终于好的七七八八,憋了几天的昊天实在是不愿意再呆在家里,便向邻居借了把摇椅,现在正悠闲的晒着太阳!而自从之前吴药师与

  • 伪装者之明楼悔在线阅读第八章

    章尾山——墨渊又来到这个地方,这是少绾沉睡之地,今天他也不知道为何,就想来这里看看,心念一动便从昆仑山到了这里。“轰隆隆隆……”正在沉思的墨渊抬头看了眼天空:本来万里无云的天一眨眼的功夫就雷云密布了。墨渊皱了皱眉,这雷云来的蹊跷,并没有布云的小仙,而且这雷声听起来有点像是天劫。神念一扫,方圆十里并没

  • 穿越都是系统的错猎尸人

    没过几分钟,楼梯道便传来一阵阵“啪”“啪”“啪”的声音,杜超一手握着柴刀,一手揉了揉肚子,脸上露出了略显满足的笑容。【3G书城】虽然吃的不能说有多好,但是在身处末日搬环境的情况下,还能有吃的,这的确是一件满足的事。走进卧室后,把门关上,杜超将柴刀放在身边便又躺在了床上,没发现什么异样就缓缓地闭上了眼

  • 那个不为人知的约定在线阅读第五节

    几人正在聊天,同班的几个同学从舞池里走了过来。“诶,张泰,这里有没有K歌包房啊,咱们去唱歌吧?”一个**学问道。张泰想了想回答“有是有啊,就是都太小了,咱们同学全去的话装不下啊。总不能分两个包房玩吧,那有啥意思啊。”还没等那**学说话,单雅就说道“前段时间我让人把几个包间打通成一个大包了,去哪里吧,

  • 一笑倾城之都市大法师之挖墙脚(10)

    太史慈拿到了铜虎令后扭头看向跪着的六人,面色逐渐积蓄煞气。“现在该说说你们几个的事了,杏儿让你们别跟着你们就真的呆在原地?难道你们不知道暗中保护她吗?”太史慈直勾勾地看着他们,眼神凌厉得像他的刀尖。那六人中的一个汉子微微张开了嘴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最后还是化作叹息低下了头。“既然你们也无话可说,那就按

  • 无限之极致数据之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5)

    我心里一惊,这谁啊,能有这么大的面子,让这么多人为他厮杀,也太有范了吧,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想认识认识,不不不,还是算了吧,看这架势,怕是有牵连的话没好果子吃,可别认识了,我还是安安心心敲代码吧,毕竟生活里有的代码里都有,代码就是我老婆啊。正是此时,最后一个黑衣人突然洒出一把暗器,看不清是什么,但是好

  • 听说我是白月光替身第一章在线阅读

    神州大地,自有修士以来,发展至今,已达巅峰!数万年来,宗门鼎立,强者辈出。对修真界来说,天才多如牛毛,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在修真界有一席之地,那就得看各自的机缘,不然你就得是天才中的天才——妖孽!在这片大地中心以东方向,有一处名为东华山的大山!要说这东华山在几千年前可是鼎鼎大名的一座仙山!传闻在很久

  • 并肩(凯源)第六章在线阅读

    轰焦冻是卡着点来学校的,谁都清楚早些时间公告栏下方一定挤满了人,他并不想凑这个热闹。这所学校是他的父亲安德瓦选择的,为了培养精英而存在。他讨厌这样的选择,但他只是被选择者,他的意愿原本就无足轻重。樱花开得正好,但轰焦冻并没有什么欣赏的兴致。左脸的伤痕仿佛隐隐作痛,即使已经过去了两年,当初母亲疯狂的场

  • 西游我哥哥是如来佛在线阅读朋友

    听到霍正华这么说,李森炎的目光直视秦祥林就如同一把刀一般,随后一字一句对着霍正华和秦祥林两人说道:“这个八字是绝对不会错!因为这个人是我的弟弟,亲弟弟!”秦祥林目光直视李森炎,有着强大的自信面对质疑。跟随邵如海学习命局已有十年,接触八字上万个,之前表示谦虚才说了只是学习三年而已。“只要这个八字没有出

  • 进化吧,火龙兵!第一章在线阅读

    “啪”一声。舞台周围的灯光都暗了下去,只剩下一盏昏黄的灯照着台上的人。仙气十足的白色纱裙,配上灵气十足的妆容,她正一手扶麦,垂着眼站在那,乖乖软软的,仿佛就是仙女本人了。夜苒背在后面的右手紧张地不自觉捏紧了白纱的裙摆,手心一直在冒汗。据说这件衣服是“她”珍藏很久的衣服,今天在这个重要的比赛里才被她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