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问心红尘行在线阅读收拾刁奴

作者:山林泉水 来源:纵横中文网

顾妈妈一听担忧的说:“小姐可要三思啊,我们毕竟势单力薄,还是少跟他们冲突的好。”

方青罗笑了起来,“妈妈,谁说我们势单力薄了?这里可是我的封地,外面那些村民都是我封地的百姓,不说远的,这村里的人就够他们吃一壶的了。”

如果是以往,顾妈妈肯定会继续劝下去,但如今她张了张嘴,还是选择听方青罗的安排,这半个多月以来,她看到了和以往不一样的小姐,也相信小姐一句话便能让村民听她吩咐,这在以前顾妈妈根本想都不敢想。

她是看着方青罗长大的,但其实方青罗八岁前并不是这样,就如同其他女孩子一样,在爹娘的疼爱中长大,而且聪明、漂亮,直到有一天,星耀国亡了,方青罗被送进了穆恩侯府,她便一日日的消沉下去,性子也变得越来越懦弱了。

好在这次经了场大难,小姐的性子变了,也敢豁出去了,最难得是她并不冲动,并且有勇有谋,就跟当年的王爷一样,想到这里,顾妈妈双手合十,默默的拜了拜菩萨,感谢菩萨的保佑。

方青罗让芍药帮她更衣,换上了一身月白色的家居衣裙,又找了个木匣子,把七叶紫兰放了进去,然后不紧不慢的对芍药说:“芍药,你去跟刘有文家的说一声,让村长带几个人把外面穆府的人收拾一顿,记住,到时候就这样说。”方青罗凑到芍药耳边交待了几句。

芍药一听眼睛亮了起来,“好,小姐我这就去办。”

方青罗喜欢芍药这种爽利性子,在她得“天花”病的最厉害的时候,人人都像避瘟疫一样避着她,也只有顾妈妈和芍药豁了命来照顾她,所以对顾妈妈和芍药,她是打心里喜欢的。

当时她刚穿成这个时代的方青罗,记忆也模模糊糊的,她干脆老老实实对两人说自己伤了头,好多事情记的不大全了,就记得带着兰芷打算逃出去,结果被抓了回来,

当时顾妈妈和芍药吓得不轻,拉着她问了半天,方青罗无奈,只能说:“有些事记得,有些事不记得,大概伤好了会想起来。”她笑了笑又说:“不过我记得顾妈妈是我的乳娘,从小照顾我,对我一心一意的好。记得芍药是直爽性子,心直口快。”

顾妈妈当时眼睛就湿了,太好了,小姐没有忘了她,她就知道小姐跟她最亲了。芍药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小姐好像不讨厌她了,以往小姐总说她爱闯祸,出去都不带她,不过也幸亏如此,否则她八成跟兰芷是一个下场。

“别慌慌张张的,把手洗了再去。”方青罗笑着说。

芍药嘻嘻的笑了,“好嘞。”说完欢快的跑了出去。

顾妈妈看芍药这样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说:“这丫头到了田庄心都野了,跟个皮猴似的。”

芍药出去净手,然后急冲冲的去了灶房找刘有文家的,按方青罗说的交待了一番。

刘有文家的是后山村村长刘长寿的大儿子刘有文的媳妇,方青罗来庄子养病,身边只带了顾妈妈二人,人手不够只好找村长说了一声,村长便把自家大儿媳妇给派来了。

刘有文家的是个利索人,脑子也好使,在乡里算是精明人物了,听了芍药的话后,立即拍着胸脯说:“这事你放心,我马上回去跟公爹说,郡主是活菩萨转世,心底慈善,我们不会让人欺负了她去!”

看着刘有文家匆匆离开的背影,芍药高高兴兴的回了屋子,向方青罗汇报了一番。

方青罗脸上挂了微笑,“待会就等着看好戏吧,顾妈妈,你跟芍药都过去,待会给我狠狠的打,把这些年的气都出一出。”

顾妈妈是曾经的王妃选中的乳娘,性子自然不会太懦弱,这些年她其实早憋屈的慌了,现在小姐都发话了,她怎么可能不从?

“好,是该教训那些狗仗人势的东西了,小姐没准他们入庄子,他们竟敢偷溜进来,实在太放肆了。”顾妈妈一时间雄心万丈,连胸脯都挺的高了几分。

芍药看向方青罗的眼睛亮亮的,小姐真是变了,现在这样多好啊,哪怕明天她们就要遭难了,也比天天受窝囊气的好。

很快外面传来了吵闹声,是村里的人在外面喊着捉贼,看来好戏要开场了,顾妈妈跟芍药听到动静就去了前院。方青罗则不急不缓的开始配起药来,好像外面的热闹跟她无关一般。

“最后一味药了,可不能出了差错,否则浪费就大了。”方青罗口中轻声说道,七叶紫兰不能说极其珍惜,但它偏偏长在深山里,气味又被蟒类所喜爱,普通人并不好获取,她也是提前布置了几天陷阱,才险险的得了三片叶子,自然不能浪费了,余下的以后或许还用得上。

抓药、配药并不是极难的事情,但如果想把药效发挥的更好,就得在配药的分量上下功夫了,方青罗前一世做的极好,所以她的医术在国际上都是知名的,她除了私下里是华夏国特种部队的首席军医,另外还有个身份,就是国际知名的中医师。

没多会功夫,方青罗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药也终于配好了,她自己拿到小炉子旁边,亲手熬起药来。前几副药也是她亲自熬的,芍药和顾妈妈抢着要做,别被人回绝了,这熬药也是有讲究的,按她们那样扔到了锅里,然后倒了水去熬,那药效要浪费不少了。

而且,在吃药方面,她不愿假以他人之手,不是她怀疑顾妈妈和芍药,只是前身长期中毒,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谁也说不清楚,她所有的经历告诉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所以,她中毒的事情并没有告诉顾妈妈和芍药,一方面有所顾忌,一方面也不想吓到了顾妈妈二人,她们一直以为她是出了天花,还供了痘神娘娘,等她水痘退了,两人没少给痘神娘娘磕头谢恩。

庄子外面已经乱做了一团,后山村村长刘长寿带着一群村民把穆府的人围了起来,穆府的管事王大喜高声说道:“你们想反了?我们是穆恩侯府的家仆,奉侯爷之命来探望郡主,你们围着我们是做什么?”

村长刘长寿胡子已经花白了,他吹着胡子说:“放屁,你们哪里像侯府的家仆?明明是来打家劫舍的,刚刚有人看到你们偷溜进郡主的庄子,还被丫鬟打了出来。你们少打着侯府的旗号招摇撞骗了,我看你们是惦记郡主的财物,图谋不轨吧?”

“对,你们要是侯府的家仆,郡主为啥不见你们?你们还敢偷摸摸的溜进去,侯府哪有这种规矩?你们肯定不是好人!”刘有文家的跟着喊了起来。

一起来的村民也跟着吵了起来,“郡主是菩萨心肠,只赶了你们出来没有报官,你们还不赶紧滚!”

王大喜气的脸都红了,他打着侯府的旗号出来办事,什么时候遇到这样的待遇?吃了闭门羹不说,还被一群乡巴佬骂了,他哪里忍的下这口气?

“放肆!我是堂堂侯府的管事王大喜,你们再不退下,别怪我不客气!”

“想动手是吧?我们可不怕你!”村民李二根举着锄头喊道,他挡在最前面,那样子好像要吃人一样,把王大喜骇住了,不由朝后退了两步。

李二根的儿子小蛋前几日落水,差点丢了小命,正巧方青罗采药回村时碰见了,便救了小蛋一命,还免费送了草药让李二根煎了给小蛋驱寒气。小蛋是李二根家的独苗,所以李二根一家恨不得把方青罗当菩萨一样供着。

刘有文家的突然指向一旁的李婆子,叫了起来,“就是那婆子溜进庄子对郡主不轨,真是没了王法了,看我不打的她满地找牙。”

刘有文家的说完就冲了上去,跟她一起来的媳妇、婆子也冲过去打人,王大喜急忙叫人去拦着,却被村长带的人拦住了,好在只是推推拉拉的,并没有真的动起手来。

王大喜这下是真的有些怕了,他来的时候虽然来了七八个小厮,但哪里是那些土里刨食的庄稼汉的对手?而且对方人数明显比他们多,原本他以为这些乡巴佬会惧怕侯府的威名不敢动手,现在他才知道,他想错了。

好在他们只是动手去打偷溜进院子的李婆子,王大喜往后退了退,并没有叫人动手,至于李婆子,活该她不规矩。

李婆子叫的跟杀猪一样,一边喊一边的四处乱逃,正逃着就看到顾妈妈和芍药走了出来,她急忙冲过去说:“顾嬷嬷,我是大夫人院里的李婆子,你赶紧叫他们停手,否则大夫人知道了,迁怒了青罗小姐就不好了。”

顾妈妈脸冷了下来,这李婆子语气好了许多,可这话里还不是带着威胁的味道?

顾妈妈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到了李婆子的脸上,说:“什么腌渍东西,竟敢冒充侯府大夫人的名了?侯府什么时候有你这种没规矩的东西?我在侯府住了六年,从来没见过你这号人!”

李婆子指着顾妈妈,不敢置信的说:“你、你敢打我?你少装傻了,看我不回去告诉大夫人,你等着……”

她话没说完,另一侧脸又挨了狠狠的一巴掌,这次是芍药打的,芍药瞪着杏眼大声说:“一个偷鸡摸狗的婆子,竟然敢冒侯府的名,看我不打教训你!”

芍药说着又要去打,李婆子这下才明白了,对方就是不认她,要把她往死里打呢,她心里慌了起来,朝王大喜喊道:“王管事,赶快来救我,我是来给大夫人办事的,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挨打。”

王大喜嘴角抽了抽,大夫人怎么派了这么个浑人过来?还嫌侯府的脸丢的不够吗?还是嫌大夫人名声太好了,非得给她抹抹黑?

延伸阅读

正能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nk4n.shtml
正能手链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东海县牛山正能玛瑙商行经销的缠

艾乐咔儿童摄影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bxak.shtml
福建省艾乐咔儿童摄影有限公司总部位于福州,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集早教、摄影、婴儿游泳和

新农哥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gwvc.shtml
新农哥成立于2006年,致力于坚果炒货的研发、生产、销售及品牌的建设,经过8年的发展

刘太太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g307.shtml
互联网洗衣——刘太太,它隶属于安徽赢投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该公司总部位于安徽芜湖广告产

梦妮尔·丹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nh7n.shtml
梦妮尔•丹(Monleerdam),是21世纪迅速崛起的天然水晶彩色宝石专职品牌,它

索勒依智能洗衣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b5rb.shtml
成都尚选钧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索勒依品牌,秉承高端的国际品质,以“阳光、健康”为品牌核

莱测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nr8t.shtml
莱测机械是从事检验、鉴定、测试和认证服务的独立第三方检验认证机构。莱测自成立以来,一

丹迪兰幼儿园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un7l.shtml
2008年北京丹迪兰排名靠前家幼稚园开业,2009年丹迪兰排名靠前家儿童教育中心开业

共航阀门机械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disb.shtml
共航阀门机械公司:多年来汇集了阀门类的精英,产品质量稳定,技术力量雄厚、工艺精湛、品

郑教授系列产品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xul7.shtml
一、郑教授白发转黑发系列:1、郑教授黑亮植物洗发液2、郑教授黑亮植物养发液3、郑教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庭地府微信群在线阅读第八节

    门一开,一下子涌进来好几个西装革履的领导模样的老头。“老郑,老郑,你把林毅藏哪儿了,快把他交出来!”首长气的翻了个白眼,这群政界的人论级别和他平级,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首长也不叫一声!“哎呀,陈教授也在啊?你们不会也是……”杨云龙一看到一旁的陈平,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没错,我们也是为了林毅来的。”陈

  • 【咩喋】伪装夫夫在线阅读第5节

    蔡晴被这吹嘘给震住了——你一个网球荒漠省的教练,哪来的底气说这种话?等她回过神来,就听到小张慌里慌张的说话,“这就是赵主任,大名赵宝山。我想起来办公室还有活要干,那我先走了。”然后就撂挑子走人了。蔡晴目瞪口呆,这都什么跟什么,这赵主任还都不知道自己空降省网球队,好吧星城市网球队呢,你好歹说一声再走呀

  • 虐恋情深:总裁请爱我一次之准备露一手(4)

    时伟和徐芸如今对儿子的管教也没之前那么严格了,不像小时候布置任务必须完成,要求这样那样的,他们觉得儿子如今长大了,有些事情就让他自己去做主。“长大了,不能再像小孩一样了,男人得有担当,扛得起重任的品性和素质。”时伟坐在沙发上,难得在家里悠闲地利用喝杯茶水的功夫,给儿子聊聊天。“爸,你说这话,好像你要

  • 诸天大征战在线阅读第八章

    “刚好做完这个任务”,叶修伸了一个懒腰。“修哥哥,你不会一夜没睡吧。”林忆卿瞟了眼桌上的烟灰缸,“这么大把年纪了熬夜可不好。”“哥这不是没倒好时差嘛”,叶修不动声色地把烟灰缸往电脑后掩了掩。从H市到B市的时差吗?“走吧,哥请你们吃饭,包吃包住可不是虚的”,叶修熟练地下机,从电脑前站起身,转身看到他们

  • 一键刷钱系统第2章在线阅读

    小汐子全名林汐,是童绵绵的高中同学加大学室友,说来也是巧,这就是缘分,所以她俩关系特铁,当然不是铁到那种男朋友也要一起分享的那种,这是底线,她俩一直都很注意这件事情,尽可能的都会避嫌,虽说本来也不会发生什么抢闺蜜男朋友的事情,但是,打着预防针,还是她俩都会做的事情。童绵绵开车到林汐上班的公司也就十多

  • [全职高手]大神,你缺女朋友吗第一章在线阅读

    传说天地初开,盘古分寰宇,顶天立地而力竭,眼分日月,发化星辰,身体化为山川河流,唯余胸前护心的一根肋骨掉落极东,日去年来,竟成万丈之山―名为寅泽峰。江湖传言,寅泽峰有三怪,一怪―极宗创教真人戈君,天下第一高手,俢儒修道,却是个老邋遢;二怪―极宗七怪,戈君的七个弟子不但武功高强,而且醉心于琴棋书画诗酒

  • 穿成暴君宠妃后她只想咸鱼瘫在线阅读第10节

    屈昊与吴梦瑶人随主人经过大门,再穿过一块空地上台阶,走进大堂,只见大门对面放着一张低矮的茶几,主人抬起手,一个请的动作将屈昊引导至茶几左侧,将吴梦瑶请到左侧旁边。屈昊与吴梦瑶不知所措,因为没有凳子或者椅子。吴融见之微微一笑,知道来客不知当地礼节,于是先示范给他们看,席地盘腿地坐在了矮几的右边,屈昊合

  • 你的质询在线阅读第6节

    李易从王胖子家出来的时候,已是凌晨两点左右,这时的他正在叶慕晴家对面的别墅顶上,当然这个时候的叶家早已是一片黑暗,但李易仍忍不住过来看上一眼,看了会,李易抬手看了看左手腕上那奇特的手表,见时间已快三点,就冲天而起消失在黑夜里。那手表正是王胖子给的,外表看起来就是一块造型特别点的电子手表,但是功能很强

  • 穿成八零男主的心尖宠第5章在线阅读

    姓余的惊得说不出话来。那边福威镖局的几个人也是吓的不轻。林平之倒还好,平时里跟镖局的镖师过招,别人敬他是少东家,手底下都留手,不敢真赢他。加之又没怎么出过福州府,此时见了罗恒阳这一手,只道面前这华服少年武功确实了得,但是到底有多了得,却并没有实际的概念。而他身边的那几个镖师,却大气都不敢喘了。他们平

  • 翻山越岭遇见你在线阅读初遇九王爷

    “放肆,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小小的姨娘说话了。”许玉茹突然开口训斥着道。柳姨娘吃惊的回过头纳闷地看向许玉茹,她不是最讨厌那个胆小鬼的吗?今天怎么帮着她说话。二姐,她也伤了你的青柔不是吗?你这么就算了吗?柳姨娘不服气的说。“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就算了,你一个长辈何必和一个小辈斤斤计较。她们姐妹的事闹闹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