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修真佣兵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渔汛 来源:纵横中文网

姜逢木没有姜安如想的那么简单。

在原书中,褚沅辰可是亲手崩了冯敏月的父亲,让冯敏月对他的感情还没来得及发酵就破灭了。

但现在褚沅辰出现的早了,又正赶上冯敏月的青春萌动期,这个年纪的女生对爱情的执念可是很可怕的。

姜逢木料定冯敏月不会善罢甘休,再加上两家虽然交好,但实则姜家却是受制于冯家的。

她略有些头疼。

没了金手指不说,仇人倒是一个接着一个。

她伸手摸了摸脖子,摊开掌心一看,有些许淡淡的血丝。

这勋章可真厉害,弄的伤口还挺真实。

虽然这次系统的奖励多了这些无缘无故的勋章,但姜逢木大概也明白了,这些勋章虽然没有那么拉风,却都能在紧急关头给她帮助。

褚沅辰一侧脸,正看到姜逢木在摸脖子上的伤口。

他错开眼神,冷哼道:“要是你有记忆......”

要是她还是当初的那个她,又怎么会被区区一个冯敏月划伤呢。

恐怕现在冯敏月早就化成一摊灰了吧。

总是说他暴戾无情,但其实姜逢木又好到哪里去了,但凡得罪过她的人,无一不遭到了惨烈的报复,连姜家人都没能幸免。

她又凭什么说他是暴君?

褚沅辰深吸了一口气,胸口有些郁结。

姜逢木抬起眼,小声问道:“少督军方才说什么?”

褚沅辰“哼”了一声,没有答她的话。

医务室离得并不远,只是比较老旧。

深绿的的大门有些许掉漆,门口还放着一个接雨水的木桶。

一层的小格子窗外装着铁丝网,隐约能透过并不洁净的窗面看到里面的设施。

长陵大学除了吞并了一家女子学院,还收了建在附近的一家小医院,医院的医生便是现在医务室的老师,治疗水平虽然不及一些西式教会医院,但对普通百姓来说已经不错了。

姜逢木随着褚沅辰走进医务室,门口带着老花镜的教员推过来个本子,似乎刚从床上起来,还接连打着哈欠,面上带着些不耐烦。

“先登记,登记之后坐那儿等着,大夫哄孩子吃饭呢,一会儿就出来。”

他半阖着眼,优哉游哉的晃着椅子。

单位并入长陵大学后,待遇好了不少,病人也从全城的穷人变成只有学校的学生,渐渐的,他们也被养的刁了。

年轻的学生能有什么大病,总归治不坏,所以也越发不上心起来。

褚沅辰的目光骤然冷了下来。

他手指一动,从腰间抽出一枚徽章,再一抬手,稳准狠的打在老教员的脸上,竟然硬生生的将他的眼镜打裂了。

徽章的尖端划到老教员的鼻子,留下一个深深的小坑。

老教员哎哟一声,“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斜眉立目道:“你这个学生是要造反吗!我一定要报告到校长那里开除你,你......”

他话还没说完,眼角的余光扫到了那枚落在桌子上的徽章,靠着开裂的镜片仔细看了看。

铜黄色的徽章上面,印着一朵七色堇,绕着七色堇的是两柄交叉的手-枪。

这是督军府的家徽!

老教员浑身一哆嗦,再次打量褚沅辰,喃喃道:“是...少督军?”

他也顾不得被打的发麻的脸,赶紧双手捧着徽章,恭敬的送到了褚沅辰面前。

“少督军千万别介意,我这老眼昏花的没看清楚,大夫就在里面呢,我这就领您去。”

褚沅辰沉默的看了他几眼,就在老教员吓得快要崩溃的时候,他这才取回徽章,别在了腰间。

他强忍着把心头嗜血的欲-望压制了回去,掌心燥热的难受。

这等小人物,他也不是不可以放过的。

姜逢木没注意到褚沅辰的挣扎,她的目光一直盯着这枚徽章。

这徽章的作用太大,意味着绝对的权利和地位。

如果能把这枚徽章攥在手里,哪怕是冯副官来了,也要避让三分。

既然冯敏月误会了褚沅辰对她的感情,那就干脆顺水推舟,让督军府成为姜家的屏障,以后姜家也不用受冯家的钳制。

姜逢木多少对这些家人是有愧疚的。

上一次听从系统的指示,被迫害了他们,这一次既然没有了强制逆袭的程序,那就当做是赎罪的,起码让他们在这乱世里好好生活一辈子。

医务室的床铺不大,大夫过来检查了她的伤口,对褚沅辰客气道:“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划得有些狠了,少督军不用担心,擦些药水就行。”

姜逢木乖巧的听着,将头发都捋到右侧,垂到胸前。

褚沅辰这么盯着她,正巧能看到左半边侧脸,小巧可爱的耳垂完□□-露出来。

那是曾经那个男人亲过的一边。

他的眼神暗了暗。

“会留疤么?”

大夫赶紧答道:“这要看体质问题,一般像小姐这么白的皮肤,是容易留疤的。”

姜逢木却心里清楚,她是不会留疤的,等勋章的效力发挥完了,她的伤口也就消失了。

这个鬼身体就这点好,抗造。

褚沅辰一挑眉:“把药水拿来,你出去吧。”

“这......好的,您请便。”大夫犹豫了一下,却不敢忤逆褚沅辰,赶紧将药水递给他关门出去了。

褚沅辰却没给她擦药,反而挑起她的下巴,阴涔涔的问道:“你会留疤么?”

姜逢木眼神闪避着,轻轻摇头:“少督军,我不知道。”

褚沅辰勾唇一笑,残忍道:“我倒是真想给你留下点痕迹。”

变态啊!

姜逢木满脑子都是不可言说的马赛克道具,再想想那些道具用在自己身上,她的心理防线差点垮塌。

果然不能对反派有一丁点的期待,就知道他不会好心带她来上药,肯定是想变着法的折磨她。

褚沅辰的手指摸上她的后脖颈,姜逢木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少督军......”她软软的叫,尽量让褚沅辰心满意足。

褚沅辰对她的示弱果然很满意,但大拇指却狠狠的按压着她的伤口。

“疼吗?”

姜逢木咽了咽口水,蹙眉道:“疼。”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指慢慢探向褚沅辰的腰间。

“怕疼吗?”

姜逢木牙齿颤抖,细声道:“怕。”

手指已经碰到了那枚冰凉凉的徽章,她的神经绷到了极致。

褚沅辰盯着耳垂,咬牙道:“要是惹我不悦,就让你狠狠疼一次。”

“是,我知道了。”

姜逢木已经掐住了徽章,慢慢的从褚沅辰腰间抽出来,然后快速攥在了掌心内。

她脸上依旧装着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但是心里却踏实多了。

有了这枚徽章,除了褚沅辰这个bug外,别人便都不敢欺负姜家了。

“你自己上药。”

褚沅辰说罢,蛮横的抓过她的头发盖住了左耳垂,然后转身便走,甚至给人一种慌不择路的错觉。

姜逢木慢慢摸上自己的耳朵,诧异的望着褚沅辰的背影。

他为什么要把她的耳朵遮上?

是对曾经的那个场景耿耿于怀么?

她低头看了看躺在手心里的徽章,这枚徽章她以前便经常见褚沅辰戴着,甚至在他成为督军以后都没有替换过。

徽章的边缘已经磨得有些褪色了,看的出来戴了很多年了。

也不知道这徽章对他来说到底有什么意义。

她合上手指,将徽章揣进了褚沅辰的衬衫里。

她的襟袄被扯坏了,现在反倒必须穿着他的衬衫。

姜逢木从床上跳下来,穿好了小皮鞋,也没擦那瓶药,从医务室出来,便径直回了宿舍。

操场是不能去了,哪怕老师批评也只能认了,不然她穿着少督军的衣服到操场听讲,这成何体统。

她在宿舍里把衬衫换下来,去打水洗过了,搭在阳台上晾着,又从皮箱里拿出一件新的外褂换上。

收拾完了一切,她对着镜子看了一眼。

脖颈上的痕迹已经全然消失了,看来勋章的效果过去了。

她一直等了三个小时,姜安如才慢吞吞的从操场回来。

一回来便娇滴滴的朝姜逢木抱怨:“你不知道有多累,整整站了三个小时,我腿都僵了。”

她一抬眼就看到了阳台上晾着的衣服,像打了鸡血一般,拖着疲惫的双腿坐在姜逢木的床头。

“快跟我说说,你和少督军是怎么回事儿?”

姜逢木叹了一口气,颇有些郑重的对姜安如道:“如果有一天我出事了,绝不会连累你们。”

姜安如吓了一跳,喏喏道:“你能出什么事儿啊,我们不都好好的么?”

姜逢木勉强笑了笑:“算了,跟我说说全校大会讲什么了?”

姜安如见她不愿多说,蹙着眉重复全校大会上的消息:“说这周末举办新生晚会,要各个系出节目,每个学生都得参与呢。”

姜逢木脸色有些难看:“这周末?”

姜安如叹了一口气:“时间很紧吧,没办法,这不是下周督军夫人要过生日嘛,少督军说了,在新生晚会上表现好的人,可以获得生日宴的入场券,这才把新生晚会的时间提前了。”

还有两天就是周末。

姜逢木原本打算趁着周末去走惩罚副本呢。

看这个架势是不成了。

如果周末浪费了,那离deadline可就剩一天了。

姜安如还在嘟囔:“明明督军夫人是二少爷的亲生母亲,也不知道少督军他殷勤个什么劲儿,对了,少督军有跟你说这件事吗?”

姜逢木摇了摇头。

姜安如心里有点失望。

看来是她想多了。

少督军对她姐姐也没有那么好。

连生日宴这种大事都没有邀请呢。

延伸阅读

述异记之次元行者之冰凉的水井 我的第三本书,多谢关照!  http://www.zaidaffas.cn/dg2v.shtml
夜晚的村子一片安静,偶尔可以听到狗叫的声音。我忍着疼痛费力的从炕上坐了起来,回头看了

[网王同人]万能女主也想低调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zaidaffas.cn/6fgv.shtml
如萍耷拉着脑袋听训,话唠是病得治啊哥!她垂着头,手里揪着书包带,像个小鹌鹑一样老老实

学霸的被撩日常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zaidaffas.cn/xkhv.shtml
安斯艾尔是个有些奇怪的少年。身体年龄方面,他比拉娜大三岁,今年也才九岁,心理年龄,拉

网红圈学霸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zaidaffas.cn/xft5.shtml
“少侠,天色已晚,野外野兽多,记得早点回去,遇上危险可就不好了,老头子先回去了。”这

诡途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zaidaffas.cn/dhc0.shtml
周府:周霸劈一脸阴沉的坐在太师椅上,食指咚咚地敲着桌面。“父亲!我要他死!我要他死啊

境界切换录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zaidaffas.cn/s1m5.shtml
08章冰霜森林距离王越痛殴王昊,重伤王栋王熙两兄弟,已经过去三天的时间了。王家长老团

青叶抄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zaidaffas.cn/sutk.shtml
05:骂街听闻学校门口有说是池莫声老婆的女人撒泼,容谦毫不怀疑,因为那个女人那么没脸

云去秋来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zaidaffas.cn/nt06.shtml
“曾有一位穿着黄袍看不清面孔的使者出现,预言某个王朝即将到来的巨大灾难,人们称他为黄

重生成暴虐王爷心尖宠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zaidaffas.cn/aql5.shtml
买完馨儿学习用的东西后,我本想先把东西存起来然后去第三层,可馨儿却叫我别急,说她突然

秀秀的路在线阅读初临异界  http://www.zaidaffas.cn/pjq4.shtml
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云松仿佛漂浮了很多年,又仿佛只是一刹那。这矛盾的感觉让他十分难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霹雳]快雪时晴在线阅读楚二爷

    长沙市郊的一处小镇上,有一处泥土堆砌而成的院落,三间一体的土屋边上带着一小间厨房样子的小屋,一座看似好久没有用过的石磨,安静的躺在院子中间的深井旁边。院子不大,院墙边上还零零散散的放着一些早已生锈的农具,整个院子看着比较寒酸且安静。自从长沙解放之后,楚宜丰一家就以**的身份被发配到了这里。以前在长沙

  • 槐安思珞归暗红色圆球

    3010年,在华国隐藏的实验基地下。“华教授,今天有人在长江上游发现一块通体透亮的石头,已经送过来了,现在去看看吗?”“我先去一号实验室,你等下把石头送过来。”“好的,教授,我马上过来。”说完,年轻男子转身走去,老年教授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嘴里默默的念叨“马上快60年了,我也已经马上80了,这个小东

  • (家教)内部联姻在线阅读第5章

    判官将小郎君安排住在了彼岸楼,差小鬼问过姓名籍贯登记入册后便再也没了下文,这厮正寻思着如何劝说阎王殿下先斩后奏把星君留在地府呢!原来小郎君,姓司名寻玉,字旭阳,京城人士,礼部尚书司贤威嫡子。颇得父亲喜爱,却因是天宫星宿下凡历劫,一生坎坷不断,先是五岁时下人疏于照顾,差点死在街道马蹄下;再后来,平平安

  • 我:做好事就能变强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九章:少年吃鱼吗伽罗叶跟着项阳,前后脚,进了门,这门里面,跟外面差别很大。店外古朴老旧,店内山石流水,别有洞天。而且大门上还挂着个铃铛,人一进来,就能听见一声清脆的响声,挺有味道。铃声响过,很快便有服务员从大厅里走了出来,简单问了下是否有预约之后,便把他俩带上了二楼,绕过两个弯,到了最里的一个回廊

  • 诸天浮沉在线阅读第9节

    另一边,数道身影向此处飞掠而来,那是宗门执法堂的人。这些人刚沿着山路赶过来,就听到了雨岚的那句“倚老卖老,不知廉耻”。顿时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雨岚的眼神全都变了。他们的脸上,满是古怪之色。要知道,悟气境共有九重天,每提升一个境界都需要成倍的元气,越到后期,进阶的难度越是成几何倍数的增长。

  • [天行/秦时明月]尬尬才健康在线阅读第六节

    医疗小组这边忙着,那边也行动起来了。钟虽然是最年轻的也被大家推到了领头的地位。雷说:“我老头子参与了环高的设计建设,年纪过百也空有理论知识,那些风吹日晒的活也都是机械人干的。行事上就有了框框约束,真不如你们敢想敢做,这个组长我看就钟来当吧。”“不行,我才去环高局报到,一天都没工作呢。怎么可以领着你们

  • 无限随机系统在线阅读第九节

    凡纯青这十天夜入皇宫三四次,冲着那点心,凡纯青把自己的童年都扒出来了当故事讲给赵祯听了。贾鸿鹄复习到深夜,就会有凡纯青提供好吃的点心,搬来金叶客栈以后,贾鸿鹄还叫来方飞月一起吃。“凡姑娘这点心在哪买的?比合芳斋的还好吃,我明天也要去买。”合芳斋是开封有名的点心坊,方飞月爱玩,并不是很重视科举考试,所

  • 装A败露后怀了反派的崽在线阅读第五节

    “醒醒醒醒……”柳湘莞迷迷糊糊之间仿佛听见有人一直在叫她,睁开惺忪的眼睛,一看,原来是邓娘。“邓娘。”“起来吧,快起来,我娘已经回来了,正在前殿召集大家训话呢……”邓娘扯着柳湘莞的衣服慌张道。“啊……”柳湘莞有些傻眼了,她没有见过默娘,但是他早就从邓娘口中知道了默娘的严厉,顿时慌了心神,连忙起身:“

  • (家教+猎人)云之路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1节大家听到了敲门声,一下子又警觉起来,支棱起耳朵听着,八只眼睛一齐看着大门。敲门声响了几下,就不响了。隔了一阵子,敲门声再次响起,响了几下,又不响了。除了金翔外,其他三人的心都在砰砰跳。四兄弟似乎在等待着,锁转两圈,门缓缓打开。可是,等了半天,锁一点也没转动,门还是那样紧紧闭着。这时,敲门声又响

  • 敖丙传在线阅读第六章

    解红尘的脸色一变:“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这小鬼怎么好像是开会一样的往这里聚!”我他妈的哪儿知道!我的手心已经是一抹热汗。说实话,女鬼至少思维意识还是十分的清晰的。想要应付比较容易。可这地王爷就说不准了,对付这个我可不专业,如果说齐叔在这里的话,还好说一些。“看样子,这个地王爷有一定的年头了。扯赤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