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综漫:从日常开始的二次元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混在二次元 来源:飞卢小说网

《师尊》是一个由知名**IP改编而成的大制作项目,讲的是一个修仙的故事,里面除了男女主角,还刻画了一堆修仙者群像。而江城在这里扮演的苏牧,是这一群修仙者里面最不一样的一个。

他出身贵胄门庭,修仙是为了逃离。

逃离那人世间勾心斗角的权谋,逃离那人世间追名逐利的争斗,逃离五谷杂粮,逃离七情六欲——逃离做一个人。

可修真后的苏牧却发现,修真者的世界里,原来也有勾心斗角,也有七情六欲,也有倾轧排挤,他想要逃离的一切,都没有逃离开。

江城唱着这首歌,不由得想到他当初拿到剧本的时候。

那天,他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把这整个故事翻完,却发现他最讨厌的角色竟然就是苏牧。苏牧原本是人间侯府里的小少爷,按理说,是个能够欺男霸女、横行霸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角色。

不过,苏牧这人奇怪得很,他既不要风,也不要雨,名利□□,他全都不要——他要去修仙。

修仙也就罢了,苏牧只修他认为的“道”。可惜,大道三千,只有男主角的“道”才是正道。苏牧与男主角“道”不同,兼之皮囊又太好,还得了女主角的青眼相看,最终惨死在男主角的剑下,殉道而死,也不算冤枉。

苏牧是《师尊》里从头到尾都在坚持自我的人,骨头这样的硬,近乎偏执,偏执到他死了,才让人松了一口气。

江城不喜欢苏牧,他觉得苏牧就是在作天作地然后作死。梁欢听了江城对苏牧的理解,皮笑肉不笑地看了江城一眼,说:“是吗?江老师,我是《**周刊》的记者,能够采访一下您对苏牧这个角色的理解吗?”

江城立刻坐直了身子,看着梁欢,认真到近乎板正。他放缓了语调一字一句地说:“有人修仙为了变强,有人修仙为了长生,有人修仙为了反抗,而苏牧修仙,就是为了修仙——他是如此厌恶成为一个人,可他,就是一个人啊。”

江城的尾调微微拖长,近乎叹息。说完,他像是有几分不好意思,微微垂下头一笑,温柔如水。

梁欢稍稍满意,但依然黑着一张脸,嘲讽道:“您这演技,拿影帝是早晚的事。”

江城骤然放松下来,漫不经心地用手拨弄着头发,带着几分懒散和混不吝的味道,好看是好看,就是很想让人对着他的那张脸拍一巴掌。

江城挑了挑眉,对梁欢说:“不拿影帝,你看拿影帝要拍些什么片子,风里来雨里去,要受罪还要吃苦,好好一个人,一部片儿拍下来都得脱形。你上次让我看的那部《长江源》,你看那个影帝提名的男主角,为了拍这部电影吃了多少苦,青藏高原待了一年,还遇到过雪崩。欢姐,你有没有注意到他手上的冻疮,那是真的冻疮,不是化妆效果……啊,我们靠脸吃饭的流量明星受不得这个罪,希望欢姐以后给我接戏,尽量考虑都市时尚剧、青春偶像剧,雷一点没关系,关健是拍起来要轻松。要吊威亚的仙侠剧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拍这种题材,我还不如拍抗日神剧,手撕鬼子扔个手榴弹什么的,还要容易一点。”

梁欢被江城气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上次送你的书看了吗?”

江城拍了拍脑袋,想了半天,才不确定的问:“是《演员必须自我》吗?”

梁欢夺过江城手里的剧本,举起来就要对着江城的脸拍下去,可在离江城的脸还有一公分的时候,她愣是没有办法对江城下手。最后,梁欢一咬牙,叹了口气,将剧本拍到了旁边的桌上:“是《演员的自我修养》!”

江城继续拨弄着头发,看着梁欢:“不不不,我不是演员,我就是个卖脸的,我不需要演员的自我修养,我只需要维持好我那狗都嫌的美少年人设就好。欢姐你听我跟你讲一讲我总结出来的当红小鲜肉职业守则。”

“一、不吸毒不*博不乱搞男女或者**关系,资方的床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爬,洁身自好为将来卖个高价做准备。”

“二、微博由交欢姐的团队一手打理,除了发照片发广告不发一句多余的话,文案一定是团队深思熟虑过的,照片一定是团队精修过的,绝不放飞自我发直男自拍以防掉粉,绝不说一些傻逼言论留给媒体、黑粉和对手以把柄。”

“三、不撕逼不站队,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貌美如花,我圈复杂的是非关系坚决不参与,致力于与所有合作过的明星伙伴、导演制片、工作人员建立亲切友好的关系,他们的朋友圈只要没有设置对我不可见,我就坚持不懈地给他们每一条朋友圈点赞。”

“四、对待粉丝要亲切友好……”

梁欢听不下去了,打断他:“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这个经验总结都可以出书了,先别说了,江老师,打住。”

江城兴味索然地闭了嘴:“唉,欢姐,我总结了二十五条呢,有机会我一条一条跟您说。其实欢姐我还蛮想出书的,你觉得我这个准则真的能出书吗?我读书少,对这种文化人的事情特别羡慕。”

梁欢自然是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江城。

江城一首《问道》唱完,再次向在场观众鞠了个躬。他刚拿到苏牧这个角色的时候,是真没想到苏牧这个角色会火。毕竟《师尊》是个大IP,男女主角、男二女二都是顶级流量咖,他这么个捡漏得来的男三,能火起来,实在让人意外。

江城身后的电子屏还在播放着他在《师尊》里的角色剪辑,白衣飘飘,彷如饮三秋之露水,餐秋菊之落英,一举一动,毫无人间烟火气,清贵出尘。

也许……是因为这个莽莽撞撞、心浮气躁的时代,大家都被忙碌的生活推着木然地往前走,陷于房子、车子、孩子的泥淖里无法自拔,早就忘记了二十岁的自己也像苏牧这样,不撞南墙不回头,明知是镜花水月,也要去破釜沉舟。

越是这样的时代,像苏牧这样的殉道者就越珍贵。当生活把我们按在地上摩擦,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时,我们无法呼喊,无法反抗,却希望有个人能替我们呼喊,替我们反抗。

他就是我们疲惫生活里的英雄梦想。

苏牧就是这样的人,但江城不是。

一首歌唱完,主持人上台跟江城做简单的交流,江城的回答严苛如梁欢,也挑不出一丝错处。接下来是几个观众互动环节,江城深入贯彻落实了他那还没来得及说完的第四条鲜肉守则,对待粉丝亲切友好,但该有的尊重还是要有,绅士手更是必不可少——装绅士利器,舍他其谁。

观众互动环节之后,播放了江城粉丝后援会给江城制作的庆生视频,江城侧过身去看着视频,面上浮现起温暖的笑,似乎是十分感动。其实,江小鲜肉内心有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他想,你们喜欢的那个江城,去他妈的,跟劳资没有半毛钱关系。

假的,都是假的。

粉丝庆生视频之后,是一些明星的祝福视频。拜江城那狗都嫌的人设和朋友圈点赞狂魔的好习惯,江城的人缘在圈内一直很好,跟他有过合作的明星、演员、导演、歌手几乎都给他录制了二十岁生日的祝福视频。江城看着视频再次觉得,塑料花友情,才是全世界最为坚固的友谊。

主持人在视频播放完后,又笑的像朵大喇叭花似的说:“今天还有一位神秘嘉宾,来到了我们的生日会现场,要当面对江城说一句生日快乐,大家猜一猜,他是谁?”

粉丝齐声:“胡、一、铭!”

声浪一波接着一波,都是在喊着胡一鸣的名字,几乎要把五棵松体育馆给掀了。

江城在台上摆出江式招牌笑,眉眼弯弯,眼睛亮亮,不说话胜过千言万语,让老阿姨都重新燃起了少女心。

胡一鸣跟江城有过合作,合作的还是一部大热青春网剧《我不会借你作业抄》,改编自伤痛青春文学代表作家司鱼的大热小说《不可说》。在这部网剧里,江城饰演的是个高岭之花大学霸,他和胡一鸣扮演的是两个睡在上下铺的好兄弟,二人原本相亲相爱,却为了女主拔刀相向,最后又双双抛弃女主,共同创业努力奋斗走上新的人生巅峰。

江城对这部网剧的唯一印象就是改编后的新名字取的真不错,坦白讲,一开始看原著的时候,对着《不可说》三个深奥晦涩的字,江城疑惑了很久,后来看到编辑改好的剧名《我不会借你作业抄》,江城顿时豁然开朗。

原来不可说就是不可以借你作业抄啊!那抄作业是真的不可说!江城想起自己读书那会儿,背着班主任抄作业的日子,顿时觉得《不可说》这三个字真是妙不可言。后来江城在片场看到了司鱼,还对司鱼盛赞了原著的名字,两人一见如故,迅速交换了微信,从此江城的朋友圈里又多了一个点赞之交。

至于胡一鸣,江城没有任何太多的印象,只是觉得这个人不错,与他的关系,实则和司鱼一样,都是朋友圈的点赞之交。

这次生日会嘉宾,其实梁欢原本想邀请的并不是胡一鸣,而是《师尊》里的男主角,扮演清晏宗宗主的宋炽,可惜宋炽却在生日会的前一天,临时以档期有变为由,拒绝了梁欢。

这件事把梁欢气得上火,嘴角都生了两个燎泡。也怪不得梁欢,实在是宋炽在这件事上做得太不厚道。若是宋炽一开始就拒绝了,那也无可厚非,可他却在生日会的前一天,临时反悔,这带来的麻烦可就大了。

延伸阅读

蝶芮娅彩妆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pjnv.shtml
打造亚洲彩妆品牌,是芮娅(美菲)的企业愿景。以人为本,品质为先,实现共赢是蝶芮娅的经

伊顿名师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6d5t.shtml
秦学100&伊顿名师是北京秦学教育集团旗下个性化学习中心运营品牌。目前在全国十多个省

城南华宏汽车配件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ajqx.shtml
温岭市城南华宏汽车配件厂是汽车遮阳帘、窗帘、铰链等、铝材、布料等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香阁伊人女士美容院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sbzf.shtml
香阁伊人女士美容院加盟_公司简介科技与美容护肤,香熏精油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从19世纪

火焰山干燥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gfkb.shtml
暂无

先天下环保设备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nwqt.shtml
湖北先天下环保设备有限公司是集工程技术研究、产品开发、销售和技术维修服务于一体的科技

蜜语洗护用品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60xg.shtml
蜜语洗护用品隶属于澳洲乐天国际有限公司是世界知名的儿童护理产品的专业制造商,蜜语洗护

韩汇阁水晶烤肉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suw8.shtml
韩汇阁水晶烤肉于2010年5月在杭州萧山开设了第一家店,同时也是浙江省内第一家以天然

半亩艺树艺术教育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b81l.shtml
北京博源天宏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注册资金3000万元,是一家专业致力

ZABRA加盟  http://www.liter-aria.com/n48x.shtml
ZABRA银饰主营各类泰银饰品、925纯银饰品,公司秉承“顾客至上,锐意进取”的经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焦土黎明第8章在线阅读

    午后,桓羽仙境外,陆承对着身边的纤云颔首抱拳道:“多谢姑娘护送我至此。”“我不过奉命行事而已。”说完,纤云朝陆承一抱拳,转身离开了。陆承看着眼前的群山,吸了口气,走了进去。半个时辰后,穆青派琼阳峰的碧寒殿里,掌门紫霄真人和一众长老全部出席。就连重伤未愈的荀安真人也来了,只是面色惨淡,仿佛苍老了很多,

  • LOL:最骚套路王第1章在线阅读

    “你算什么东西?”一巴掌打过去,温晚鼻血直流。温晚捂住脸,呆愣的站在哪里,还没等她缓过神来,一个巴掌又朝温晚的右脸甩了过来。两巴掌煽的温晚措手不及。“要怪,就怪你命不好,活该一辈子下贱命。”她是个哑巴,她无法用言语反抗,她想要逃离,夏敏却蛮狠的拉扯住她的头发。“温家给你吃,给你穿,供你上大学,给你工

  • 清穿之祸世第3章在线阅读

    随后叶风林通过与胖子的一番交谈,得知了许多的事情。胖子的名字叫邵永波,好几次因为无意间看到了修炼者在交手,被黑衣人”请”过来听课的。要说这胖子也是撞了大运,虽然说有好几次都赶上了修炼者在交战,但是一次都没有被他们波及到,甚至连皮儿都没破。邵胖子有个外号叫包打听,是个自来熟,被黑衣人请过来了几次之后,

  • 穿成男配的我每天裹紧小裙子之楔子 梅子楚的自述(一)(1)

    我叫子楚,我的姓氏是花中四君子之首。我姓梅。我喜欢梅花。我喜欢梅花的幽静与安宁,宁处墙角。我想可能是生活环境的缘故,那么的安宁祥和,山水和清风都附带上了宁静的元素,沁人心脾。我生活在一个安宁的小城,小城的三面被长江的边岸所环绕,另一面则是青葱的山脉,春夏秋冬,四季轮替,斗转星移,未曾改变分毫。这座位

  • 终极教官第二章

    河店村西面有一座山林,平时村民们会在附近采些野菜山菌,偶尔还能打到一二野物打牙祭。这几日刚下过雨,山上的菌类纷纷出头,村里的女人小孩儿会上山采摘。原轨迹中这一日不少村民上山,北面有一处断崖,平时村人都不大去那边,但有家小孩淘气跑远了去那边掏鸟窝,刚下过雨的地湿滑松软,这孩子一个没注意滚下去摔死了。当

  • 后妃保命准则之末日生存基本技能------沟通(7)

    不甘心的在大门外徘徊了一个小时,整个研究所大门如同死寂的修罗场,除了尸体什么都没有。手机已经没有电了,黄耀新内心有些崩溃,大起大落来的太快了。还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他的人生经历了三次生死一线。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重要的手提箱,却入地无门,被卡在了研究所外面。眼看太阳已经开始西沉,黄耀新不能再等了,天

  • 全世界只有我能撒谎在线阅读被亲了

    “小凡!小凡!快醒醒!怎么睡这了,多不吉利啊!”“嗯?我这是死了吗?怎么老万也来和我作伴了?”小凡睁开朦朦胧胧的双眼看了看老万,老万正用双手推搡着自己。“万叔,都死了还不让我睡个安稳觉啊?”小凡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对他说道“呸呸呸!你小子怕是活腻了,敢往在死人身上躺!”老万骂道“啥?”小凡转头看去

  • 炼狱圣帝第1章在线阅读

    起初,这片大陆本是混沌一片,神、魔、妖、人、阿修罗各自为战,其中不乏还有一些种族依附于这些大种族。种族大战,大陆濒临破碎无数生机就此了断,无数种族流离失所,天空就此归于黑暗。大战持续百年,后人称其为“末世百年”。也不知为何五大种族就此统一,但以神族为首人族最末其他三族并列的格局就此形成。千年之后以擎

  • 猫系影帝饲养手册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1章《青云路》剧组里,最近一片愁云惨淡,原因无他,男二叶子秦进组了。叶子秦,叶家幼子,一个垃圾富二代,也不知道怎么想不开,竟然开始混**圈,每天惹是生非,那个嚣张恣意人人喊打啊,偏偏还吸引了一帮脑残粉,每天喊着“二世威武霸气”“二世我支持你”等等智障言论,只叫人翻白眼,对于《青云路》剧组的人来说,

  • 忘川笔记寒州吕氏(二)

    一.天光暗淡,最后的暮色被乌云吞噬,演武场上的吕氏少年们早已脱下了沉重的甲胄,白日这里曾有的热闹似乎从来都没有过。吕正蒙依旧站在白天的那棵树下,出神的盯着空无一人的演武场,他这一次倒不是像上午那样睡眼朦胧,而是对着木架上的各类兵器开始发呆。他已经在这里呆了半个下午,除了吕风对他说过几句话以外,其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