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酆都本纪之第四章(4)

作者:道门八爷 来源:17K小说网

出嫁第三日,是为三日回门。

一大清早起来,就见长宁侯笑意盈盈地在院里候着,身着九蟒五爪靛蓝朝服,上绣孔雀纹样,腰佩金鱼袋,顶戴蓝宝石。

是三品官才能有的装束。

谢令从眯着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竟是难得的开口赞道:“侯爷今日这一身,瞧着倒是英武不凡。”

明明是夸赞的话,可从谢令从嘴里说出来,怎么听怎么不是味儿。

要知前两日,萧琞可还是一只配着八蟒五爪、身绣白鹇朝服的五品小官,可不过两日的时间,就一跃成了手掌实权、备受皇帝信重三品大官。

这其中的缘由,又有谁不知道?

萧琞仿佛没听懂谢令从话语中的嘲讽,笑得温润如玉,眸光柔成了一汪水,声音低沉带着磁性:“公主若是喜欢,本侯日后就多穿给公主看。”

谢令从一怔,看着萧琞的目光颇有些不可思议,良久,她才轻哼一声,懒得搭理他,出了门,就上了马车。

敛秋跟着上了马车,正要让车夫赶紧走,却见长宁侯竟也上来了,敛秋顿时皱眉,道:“侯爷在这里作甚?”

萧琞满面无辜:“不是要进宫谢恩吗?琬琬今日要出门,侯府中又没有旁的马车,还望公主莫要嫌弃,允许本侯蹭一蹭马车了。”他口中的琬琬,自然就是他的嫡妹萧琬了。

敛秋气急,指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谢令从眸光沉静如水,一手搭在马车窗楹上,手指无规律地敲着,一边道:

“出去。”

长宁侯笑容一僵:“公主?”

谢令从似乎懒得同他多说话,只闲闲地闭目养神:

“立刻。”

萧琞脸上的笑容慢慢敛了下去,就在敛秋以为他终于要装不下去的时候,却见他抿抿唇,道:“可今日毕竟是要拜见陛下和娘娘……”

谢令从猛地睁开眼,“你这是在拿父皇母后威胁本宫?”

长宁侯忙道:“公主误会了,本侯只是觉着我们二人毕竟是夫妻,这回门一事,还是咱们一起去拜见陛下为好。”

“不,”谢令从摇摇头:“是你去拜见父皇,本宫去拜见母后。”

“要不要去,怎么去,那都是你的事。”她慢慢抬眸,眼神平淡无波:“只要你能承担得起后果。”

“赵策,走!”

长宁侯被“请”下了马车,眸中晦涩不明,眼看着赵策就要扬鞭,他忙道:“公主!”

赵策动作一顿,下意识回头望了车内一眼。

谢令从皱皱眉,正想说不用管他,却见马车外那人一副深情做派,用那温柔到能将人溺毙的声音说着最缠绵的情话:

“本侯仰慕公主久矣,是以每每有机会便情不自禁,若是唐突了公主,还望公主勿怪。”

呵!

谢令从心里嗤笑一声,干脆利落地一把拉上帘子,眼不见心不烦。

眼见着马车越走越远,萧琞嘴角的笑才算敛了下来,身边的小厮道:“侯爷?”

萧琞转过身:“无事。”他本也没打算能那么快的将公主的芳心俘获,现下这种情况,也只是在他意料之中罢了,只是……

他眸子微眯,这位公主比他想象的还要无情一些。

马车“哒哒”作响,萧琞回头一看,就见侯府里的马车刚好停在门口,他眉头稍缓,对着身后的小厮赞道:“你倒是机灵,早早地就将马车安排好了。”

“这……”那小厮纠结片刻,眼见着萧琞就要上马车了,忙拉着他,哭丧着脸道:“侯、侯爷,这、这马车不是给您准备的。”

“这是大小姐要用的马车!”

他话音刚落,就见一袭窄袖打扮的女子从大门出来,动作翩然地上了马车。

萧琞见状一愣:“琬琬?”

萧琬撩起车帘,灿烂一笑:“阿兄方才不是跟公主说我要出去玩吗?我此时若是不去,阿兄怕是就要担上个欺君之罪了!”

萧琞眸中不耐一闪而过,嘴上却是温声道:“琬琬别闹,阿兄还有正事。”

萧琬嘴角微微上挑,那一张唇漂亮的紧,只是吐出话却能气死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萧琞脸色一沉,却见萧琬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嗤笑一声:

“娶了公主是你的能耐,能不能哄她开心也是看你的能耐。”

“——只是这事,别把我牵扯进去!”

萧琬哼了一声把帘子放下,清脆的声音在萧琞耳边响起:“走!”

萧琞双手紧握成拳,一贯的温润表情再也维持不住,神色阴沉。

萧琬……

皇宫内

马车不能进入宫城,但这个规矩,对谢令从不适用。

见着是谢令从的马车,宫门守卫连拦都不敢拦一下,恭恭敬敬地目视着马车进入皇宫。

一直到景仁宫,马车才算是停了下来。

“公主……”敛秋看了眼外面,犹豫道:“咱们不用去乾清宫吗?”不用先去拜见陛下吗?

谢令从顺着敛冬的搀扶慢慢下了马车,闻言哼了一声:“去做什么?”

敛秋同敛冬对视一眼,只好默不作声。

想来公主还是在怨着陛下吧。

皇后身边的钟嬷嬷早早地就在殿门口等着了,此时见着谢令从忙迎了下来:“见过公主殿下。”

谢令从连忙把她扶了起来,嗔道:“我早就说过嬷嬷不必如此多礼,您是母后身边的老人!”

钟嬷嬷呵呵笑了笑,上下仔仔细细地看了谢令从之后,才道:“礼不可废,礼不可废!”她眼眶渐渐有些湿润:“公主还是那个样子,没瘦!没瘦!”

谢令从所有的感伤都被她这句话弄没了,她噗嗤一声笑道:“我也就才出去两天,哪就能瘦了?”

往常她玩得疯了,三四天不来景仁宫也是有的。

“不一样,不一样!”钟嬷嬷跟在谢令从身侧微微落后一步的位置,和蔼笑着。她也没解释有什么不一样,只温和道:“皇后娘娘早早地就醒了,正等着公主呢,公主快些随我来吧!”

皇后身子一向不好,是以这时候哪怕再激动,也还是在宫人的劝说下耐心地在殿内等着,只是那翘首以盼的姿势,却是未曾歇过。

谢令从从小骄纵,哪怕在皇帝面前都敢甩脸子撒野,嫡亲的太子弟弟见了她也讨不着什么好,可唯独在身子虚弱温温柔柔的母后面前不敢放肆。

甫一进正殿,便见着一身着大红宫装,笑得温柔的女子正端坐在上首,她五官精致柔美,仿佛没有经历过时间的磋磨,但那眉宇间,却不知为何,总是带着淡淡的忧愁。

谢令从不知道,这也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

皇后出身于沈将军府,其父沈方兴执掌兵权,令敌国闻风丧胆,是大启赫赫有名的定海神针。当初还是皇子的陛下与她成婚时旁人也有怀疑过陛下是不是惦记着沈将军的兵权,一上位估计就要卸磨杀驴了。可谁知陛下的确是成功坐上了这九五之尊之位,但对沈将军、对沈皇后的态度却是从来没变过。

皇帝的第一个孩子——大公主谢令从是皇后所出,皇帝的第一个儿子——太子谢令存也是皇后所出,由此可见当今圣上对皇后娘娘的宠爱。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人们更加疑惑皇后娘娘每日忧愁些什么?为着陛下还有别的妃嫔,还有别的子嗣?

可陛下乃是天子,一月内有二十天的时间都留在景仁宫已经算是极为深情,又怎么可能不设后宫呢?怎么可能子嗣单薄?

时人都感叹,皇后娘娘哪哪都好,就是没有母仪天下的胸襟。

皇后穿着大红宫装,反而衬得她更加温柔典雅,同谢令从完全不一样。

谢令从喜爱红色,也是受皇后的影响。

她喜爱穿红色的衣服,因为红色是最尊贵的颜色,她穿了,别的公主就都不能穿。

独一无二的红色,就跟她的性格一样,张扬明艳。

“母后!”谢令从轻快地唤了一声,扑到她怀中。

皇后娘娘笑得温柔,揉了揉她的头发,往后一看,意料之中的没看到旁的身影,她也没放在心上,柔声道:“瞧瞧你,多大的姑娘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

谢令从在她怀中蹭着撒娇,蛮不讲理道:“再大不也还是母后的女儿吗?”

“好好好。”皇后无奈应是,一双葱白的手捧着她的脸,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满意道:“还好,没瘦!”

谢令从嘟嘟唇,“您怎么跟钟嬷嬷说一样的话呀?”

皇后伸出纤长的手指,无奈地点点她的额头:“那你还想怎么样?”

谢令从抱着她,嘿嘿笑着不说话。

母女俩摒退了下人,聊得倒是开心,皇后知道她不喜长宁侯,也没在她面前找不自在,毕竟,她也根本不同意这桩婚事。

母女俩聊到兴处,皇后竟也没感到精神不济,谢令从正放下了心,忽地听到外面一声爽朗大笑:

“哈哈哈,朕的小天依这是在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人未至,声先至。谢令从抬眼一看,就见一身着明黄龙袍,身形魁梧高大,面容英俊的中年男子大步走来,脸上挂着爽朗的笑。

瞧见来人,母女俩脸上的笑都收敛了下去。

上前行了一礼后,皇后神色淡淡,只道:“臣妾感觉身子有些乏了,就先下去了。”

皇帝张张嘴想要叫住她,可看着面前的女儿,又歇了那个心思。

谢令从本也想走,可皇后快她一步,她只能眼巴巴地望着皇后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

皇帝坐在谢令从身旁,拍了拍她的手,低叹道:“可是还在生朕的气?”

“儿臣不敢。”

话是这么说,可她的手却是毫不客气地从皇帝的掌心中抽了出来,扭头看向一边,那*气的架势,简直不要太明显。

皇帝轻叹一声,无奈道:“天依,你要知道,要是有选择,朕也不想把你嫁给那长宁侯!”

“你是朕最疼爱的女儿,那长宁侯不过一个没落侯爵出身,哪里能配得上你?”

“那父皇明知道那件事全是他算计所来,为何还要趁他的意?”谢令从忍不住扭头质问他,巴掌大的脸蛋上满是委屈:“父皇明明已经答应了我和今晨的事,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她带着哭腔道。

皇帝看了心疼不已,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是朕的错朕的错!”

他将女儿揽进怀里,语气满是无力感:“天依,你瞧着朕坐在这至高无上的宝座上,威风无比,但实际上,朕也累啊,朕也有许多逼不得已的地方!”

“那些御史整日说朕这不好那不好,朕吃饭吃饭多了,他们要说;朕闲来无事斗斗鸡,他们也要说!就连朕好多年前答应你母后的要下江南游玩,还是被他们反对,到现在都没去成!”

皇帝陛下似乎很是委屈:“朝中两方势力互相倾轧,半点没把朕放在眼里,朕做什么,都得小心翼翼的。那长宁侯更是狼子野心,竟敢把主意打到你身上去了,朕知道后恨不得当即把他给砍了!但朕不能!”

皇帝看着她:“朕要是真的那么做了,你怎么办?你的清誉还要不要了?”

谢令从抿抿唇,嘟囔道:“不要又如何?左右今晨是知道事情真相的,他也不会嫌弃我。”

去岁乞巧节,谢令从好不容易得到皇帝皇后的同意,高高兴兴地同今晨出宫游玩。结果那一日玩得倒是高兴,可第二日不知怎地竟传出了大公主与长宁侯两情相悦、共度七夕的谣言,等传到谢令从耳中,那谣言已经传得满京城都是了。

“他当然不会嫌弃你,但是天依,”皇帝无奈叹道:“那些御史却不会放过你,届时所有的流言蜚语都会落到你的身上,朕深知那是种什么滋味儿,所以才不忍心让你承受啊!”皇帝满目悲痛,拳拳爱女之心在此刻全然显露了出来。

谢令从抿抿唇,没吭声。

皇帝好言好语道:“让你嫁给长宁侯的确是委屈了你,但也并非没有好处,最起码长宁侯在朝中根基尚浅,翻不出什么风浪。又有朕在后面为你撑腰,再加上你外祖给你的那支侍卫队,你想做什么都行!你什么时候想进宫,随时都可以进来,皇宫永远都是你的家;你看长宁侯不顺眼了,随时都可以教训他,自有朕为你撑腰;你想要去哪里玩,随时可以去,只要提前跟朕说一声,带足侍卫,朕绝不会阻拦!”

皇帝在那信誓旦旦的保证,谢令从闻言撇了撇嘴,道:

“那我要是像敬安姑奶奶那般豢养男宠也可以?”

延伸阅读

安恩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n4ik.shtml
安恩宝母婴护理中心项目介绍:安恩宝母婴护理中心是从事月子期间母婴护理品牌,母婴护理加

真爱幼幼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6gxc.shtml
很多新手妈妈都有着很多育儿困扰,真爱幼幼可以实时互动,帮助新手妈妈解决育儿过程中遇到

海洋机械设备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nl1f.shtml
海领船舶机械械、选矿机械、淘金机械、磁选机械研发制造的公司之一。公司秉承诚信务实的经

金纱JINSHA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gk93.shtml
暂无

鼎铭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n7r5.shtml
鼎铭工艺品总部是牌匾定做、字画艺雕、板桌、红木大板、红木家具、装饰工艺品等产品生产加

汉之亲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awl0.shtml
汉之亲家用纺织品生产各类中低重量级被芯,有驼毛被,羊毛被,羽绒被,蚕丝被,化纤被,棉

达琳装饰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y1ui.shtml
达琳装饰工艺是一家主要以生产为核心,集研发、贸易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生产欧式灯池

美如画空气净化器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y6m.shtml
美如画空气净化器以推动家庭绿色生活用品的广泛应用为主要业务方向,致力于环保、低碳、健

疯狂龙博士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gtnm.shtml

雷氏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yz4k.shtml
雷氏家电汇集了精锐的人才、庞大的员工队伍和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竭诚为每一位客户、每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行者歌盖被子纯睡觉

    时间总是在悄无声息中溜走,距离君皓去洗澡已经很长时间了。而凌薇一直在客厅里来来回回地走着,双手不停的互戳着,手心不停的冒汗。凌薇此刻很焦躁不安,她回想起大学时舍友们讨论起她们的**时,是那样的幸福。都说**只要是和喜欢的人,又有点心里准备后,一切都会顺理成章,可她怎么就觉得有点不靠谱?虽然她现在还喜

  • 叹·尘世妄言第六章在线阅读

    游野把人弄进家门的时候,游柯那屋没有动静,他就放轻了声音,把嬴折拖进了自己的房间。把人放到床上,游野才去开了灯,这会才看清嬴折灰头土脸的,算是在地上摸爬滚打蹭的。游野捂着脸,深吸了一口气,过来把嬴折身上的外套扒下来。他去厕所拿了块沾了热水的毛巾,坐在床边上,给嬴折擦脸。把额头擦干净,那块红肿着,是刚

  • [香蜜沉沉烬如霜/润玉同人] 此情可待(润玉×赤绫)第1章在线阅读

    朱唇皓齿的少女半靠在贵妃榻上,秀眉微蹙,手托娇腮,愁眉苦脸地叹着气。“小姐,您怎么一大早唉声叹气的。”身后打着扇的丫鬟开口道,“那些老人家都说叹气会把福气叹走的。”“秀香啊,小姐我太难了。”井语儿双腿交叠,手压在脑后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上个礼拜她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本小说里绑定了一个系统,成了里面出场不

  • 横扫次元的英雄联盟第9章在线阅读

    袁诺并不知道她妈又给她张罗相亲的事情,晚班结束已经十点多,弯腰捶两下酸胀的小腿,筋疲力尽的打车回家。中秋活动为期三天,袁诺第一天和最后一天都要顶晚班,就今天正常18点下班,受于萌萌热情邀约去她家吃饭。于萌萌这死乞白赖的劲儿,袁诺是真扛不住。昨晚睡觉前,于萌萌弹了微信视频跟她唠嗑,知道袁诺中秋回不去软

  • 持续编码第十章

    “果然不够。”卢定图望着几上金元宝苦笑一下,正要掏银票补齐,却被掌柜拦住。“不忙。”掌柜轻抚苍须:“按说到此一步,老夫写下付清款项,交易就算完成。但在此之前,我私人有些话想对老弟说。”“前辈请直言。”卢定图听老掌柜对自己的称呼变了,忙回道。“我就当是老弟已知垂恩令现在谁手了。老弟就不考虑将此消息卖于

  • [黑篮赤司]忘川夕颜在线阅读第三章

    安醒无奈笑着坦白:“玩**输了,让我要微信呢,没想到出门就遇到一位大帅哥,这下是赚到了。”那人听到似乎很开心,笑出了声音,没有什么犹豫就拿出手机,两人互相加了微信。只是安醒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眼前的大帅哥就被朋友们“抓”回去了,走得很匆忙,甚至没来得及说再见。安醒回到包厢,得到了众人的起哄声。孙梦泉

  • 三国:我乃江东小霸王青藤宴上的闹剧

    “钦犯?”清明突然变得严肃,坐正了,“下手无情?!”徐世绩胡诌的本事着实不怎么样。也能确定,徐家除了一个徐有容之外,真的一无是处……清明的话让徐世绩脸色很难看,很下不来台:“这是我们大周的事……”清明冷笑着正要开口,主教大人好像刚刚睡醒一般,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这小家伙是国教学院的学生,我亲自签发

  • 卧底第六章

    于是,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就在松软的蛋糕和可口的红茶中渡过了。狄奥多与雪寂杀就魔法水晶的问题展开了漫长而学术的探讨,在那些艰涩难懂的专业术语中,斩月人叼着烟斗坐在花园前。烟雾似有若无地缭绕,他闭着眼睛,神色淡淡。忽然,黑发下的耳朵微微一动,几乎同时,庭院的铁栅门被推开了。但,不远处愉快交谈的师生两人

  • [小欢喜同人]耀眼的繁星在线阅读系统的真谛是装逼?

    翌日,李意和一群小屁孩又来到了这片空地。小家伙们都很激动,今天就要正式开始练武了,想想都激动,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叽叽喳喳的。李意心念一动,武义就出现在了旁边的大树后面。“行了,教你们练武的来了。”听到李意的话一群小家伙终于冷静下来,在一群小屁孩期待的注视中,武义施施然地走出来。看到武义一副仙风道骨

  • 未来肉食人工厂第二章在线阅读

    没过多久,姜华的母亲提着一个大大的篮子走了进来,一股粥的香味扑面而来,顿时让姜华感觉到饥肠辘辘,毕竟他已经三个月没有吃过东西,全靠营养液支撑着身体,身体自然虚弱到了极点。“华子,你看看,妈给你买了些粥过来。”李轩说着,从篮子里拿出一只大碗,里面是她从医院门口买来的稀饭。门口卖稀饭的老阿娘,无论是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