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炼灵别哭

作者:樱语未希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知跑了多久,视野开阔,人烟变得稀少,放眼皆是高木森森,一望无际。

再往前似乎是山路,天色不早,景姝不敢深入,在树林边缘勒马停住。自从雨势渐小,阿水便有些恹恹地,一直将下巴搁在云皎肩上,昏昏欲睡的模样。

“阿水,”景姝低声唤,“今夜我们在这里将就一晚,明天进城,好不好?”

“好。”她听见阿水小声答应,温热的气息呵在耳畔,痒痒的,“阿水和姝儿在一起。”

马儿高,阿水先翻身下马,又张开臂,把景姝抱了下来。

他的怀抱极是宽厚,景姝却察觉到几分异样的热度。来不及拴马,她便踮起脚,扳过他的头:“阿水,你是不是又发烧了?”

阿水乖乖地俯下身,蹭蹭她覆在自己额头的小手:“冷。”

额头是有些烫了,景姝蹙眉,今日又是遇袭,又是淋雨,阿水的风寒本就没好全,这次怕是要发炎。她牵着阿水找了处相对避风的小坡,又生起一簇篝火,叮嘱道:“在这烤火,等我回来。”

“姝儿,”还没转身,阿水却挣扎着起来,一把拉住景姝的衣角,“别走。”

景姝扭头望着他。有水珠晶莹着,划过他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斜风细雨之中,他脆弱而美丽,像是易碎的瓷器。

“我不走,怎么找吃的呀,”她踮起脚把阿水鬓角的冷汗拭去,“还得想办法给你把药煎上。”

“树林,危险,”阿水摇摇晃晃,还是不肯松手,俊脸苍白着,活像一只奶牙还没长齐的狼崽,“我陪着姝儿。”

望着他一双朦胧却还强撑着的眼,景姝心口狠狠一痛。

顷刻间,所有这些事端,逃家、追杀、流亡、高热,挤成一团,涌到心头,冲上鼻端,眼眶一酸,眼泪便掉了出来。

孤身无依来到这个世界,只有阿水,全心全意地陪在她身旁。两个被排斥和流放的人,他们相互是像的,不在长相,甚至不在性格。而是在生命里,在流淌着的血和颠沛的命格里。

他们互相围困,然后彼此营救。

泪和雨一起往下淌,景姝用衣袖去揩,可是袖子早已淋得湿透,便又抹了一脸水,风一吹,凉到骨子里。阿水发现了,慌张地蹲下来,“姝儿,别哭呀。”

他一把将景姝抱在怀里,用滚烫的指尖去擦她眼角的泪。景姝没有动,隔着湿漉漉的布料,她感觉到阿水的心跳自胸膛传出,不甚有力,却沉稳着让人安心。

下意识地,她又想起那夜大夫说的雀啄脉。止而复作,危如雀啄,这是死脉。

“怎么办……”她低声问,问阿水,问自己,也是问皇天后土,“……怎么办?”

阿水无措地眨着眼睛,沉默半晌,方小声道:“……先去找吃的?”

没想到阿水会给出这样一个直接而务实的答案,景姝被他逗笑了:“行,那就先去找吃的。”

最后她还是把阿水留在了篝火旁。他烧得厉害,站都站不稳,景姝实在不放心让他和自己进林子。临走前,她把自己的匕首留给阿水:“拿着防身,自己小心。”

阿水迷迷糊糊地接了,也不知有没有把她的叮嘱听进去。

树林里面的光景反而要好过外面。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日,将雨水与锐风挡在外面,热气蒸腾着,闷热而潮湿。景姝一脚深,一脚浅,踩着腐败的枯叶,万籁俱寂,甚至能听见鸟儿扑翅的声音。

在这片寂然中,景姝蓦地想起今天那群来势汹汹的杀手。

她不禁自嘲,本意为从王府逃离便能了却事端,没想到一时善念却又引来了更大的麻烦。

今日的杀手动作干净利索,手起刀落都是致命的杀招,若仅仅是简单的庭院宅斗,恐怕不敢动用如此战力。加上阿水那一身高得骇人的武功,景姝愈发不明白自己到底捡了一尊什么大佛。

这一切,大概都要等阿水头部的淤血散去才能有个定论。

景姝回去时,阿水已经沉沉睡去,瘦瘦高高却在风氅下蜷成一团,看着可怜得紧。她试了试他的额头,约莫是因为没有用药的缘故,反而烫得厉害了。

景姝不敢耽搁,立刻挽起他的袖子。

同身上一样,他的胳膊遍布新旧交叠的伤痕,最早的已经淡成白色的印记,今日才添的被层层纱布缠着,已经渗出大片深红的血迹。

拆开一看,伤口果然是裂开了。景姝小心翼翼地用水冲洗伤口,已经尽量轻柔,阿水却仍闷哼一声,痛醒了。

他睁开眼的一瞬间,眼底都带上了杀气与血腥气。

结果映入眼帘却是景姝正垂着眼,专注地处理他臂上的伤口。

阿水缓过神来,平复了情绪,吃力地偏头蹭蹭景姝,呢喃道:“姝儿……”

“醒啦,”景姝这才发现他已经醒了,忙拿起水袋,“你先喝一点,起着高热,若是再脱水就坏了。”

阿水没力气,借着景姝的手,啜饮了两口,立刻推了回去:“姝儿也喝……”

“我喝了,”景姝又递到他唇畔,“再喝点,你烧得厉害。”

见阿水的薄唇有了几分血色,景姝方安心,又把捣好的草药备下,万分歉意地望着他,柔声道:“可能有些疼,不过也只能这样了……”

阿水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见他一副全然信任的样子,景姝反而心中酸涩得很,抿着唇,闷声道:“那我敷药了。”

阿水又点点头。等了半晌,见她颤抖着不敢动手,只好温柔地捋着她的后背,“别怕呀,不疼的。”

景姝没说话,最后还是拿起捣得细碎的药,轻轻敷在阿水豁开的伤口上。阿水的身子立刻绷紧了,冷汗从额角渗出来,他声音颤抖着,却仍安慰忐忑不安景姝道:“就一点点疼。”

“你就是傻。”景姝说着又要掉眼泪,胡乱用袖子抹了一把,“一点疼也是疼。”

见景姝又要哭,阿水忙拉拉她的袖角,小声道:“姝儿,头痛。”

“揉揉,”景姝抽抽鼻子,扶着他躺在自己腿上,轻轻揉着他的太阳穴,“明天就好了。”

夜色深了,两人匆匆吃了点干粮,便和衣守着篝火度过一夜。

景姝是被阵阵鸟鸣吵醒的,天光已然大亮,一睁眼却发现自己竟缩在了阿水怀里,身上还盖着他的风氅。

她登时心如擂鼓,抬头发现阿水还睡着,眼角上挑的弧度极是温和漂亮。

闭上眼的阿水,身上丝毫没有昨日提刀时的阴鸷和暴虐,只有一种纯粹的坦然和无辜。

她一时有些恍惚,昨日血刃刺客的剑士,和眼前这个沉静的年轻人,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阿水?

“……醒啦。”正出神,头顶忽然传来一把低沉的嗓子,听着比前日清明几分,“饿了吗?”

闻声,景姝立刻慌乱地抬头,便撞进阿水一双晨光荡漾的眸。

不过是一夜过去,他已经与昨夜的痴儿截然不同,眼依旧是亮的,却不再只是一潭静水,顾盼之间有了几分灵动。

触电似的从他怀里弹开,景姝的脸烧得通红:“你……还烧吗?”

阿水摇摇头。他撑着左臂起身,可怜巴巴道:“姝儿,头好痛。”

“可能是淤血在化开。”顾不得方才的尴尬,景姝忙去扶他,“在好转的。”

景姝不知道这是一件好事抑或坏事。

她突然很怕,怕自己留不住渐渐变化的阿水。虽然理智告诉她,自己与阿水原本的生活,本就不相交。

只是这些天相互扶持,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

“姝儿……?”

见景姝失神,阿水凑到她的面前,像往常那般蹲下来,从下往上望着她,睫羽忽闪着,极是无辜的样子,“姝儿?”

“啊,”景姝蓦地回过神,下意识避开他的目光,“再给你的伤口换一次药,我们便动身吧。”

她拿出昨晚特意留的半份草药,仍是轻轻地为他换药、包扎,却垂着头不肯看他。阿水看在眼里,却也没有说什么,依旧乖乖地跟在景姝身后,陪她收拾行头,喂马备鞍。

一切收拾停当,两人站在马前相顾无言。

昨日两人并乘一骑实在是情急之举,今日如此光景,若还那么亲密无间,未免尴尬。

“……姝儿,”最后,还是阿水先开口,颇为无奈的语气,却也有几分纵容的意思,“要不,你骑马,我在后面追?”

“……惯会说嘴。”景姝害羞了,却又不敢与他对视,便率先踩着镫子上了马,将后半片马鞍空了出来,“愿意追,便追去。”

天高云淡,雨后一片晴空。

因着景姝说自己不会跑马,阿水到底是上了她的马。

他将景姝环抱在身前,一手持缰,一手虚扶在景姝的腰间,防止她平衡不稳掉下去。空山新雨后,潮湿的春风松香拂面,景姝却无暇细嗅空气中的松香。

她后背挺着,不肯往后倾,生怕跌进身后炽热的怀抱。先前总觉得阿水是痴儿,男女之防也会淡化些,可经过今早这一出,她却开始下意识地闪避与他的接触。

如此僵持着跑了一个时辰,前头忽而起了风沙,马儿受惊,倏忽加快了速度。景姝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在摇摇晃晃将要坠马的时候,便撞入阿水的胸膛。

她下意识要躲,却被阿水搂着腰收进怀中。

“姝儿,”她听见阿水一声叹息,“我喜欢你,便是不论何时都喜欢你,你明白吗?”

延伸阅读

门店督导  http://www.vdvio.com/mydw.shtml
岗位职责:1.负责所辖范围内的oppo手机的推广、销售2.招聘、督促、管理、服务导购

客服文员  http://www.vdvio.com/6o3af.shtml
1、消费品客户样品的接收,报价和传递;2、检测进程的跟踪;3、检测报告的发放;4、客

区域销售专员/主管  http://www.vdvio.com/qs5b.shtml
1、从事银行贵金属业务的渠道维护工作,维护客户关系以及客户间的长期战略合作计划;2、

电商客服专员  http://www.vdvio.com/tb8b.shtml
岗位职责:1、负责店铺的评价检验工作以及回评处理等;2、做过淘宝有评经验的优先;3、

法务主管/法务专员  http://www.vdvio.com/6w7sd.shtml
岗位职责:1、负责对各类业务合同、协议及其他法律性文件进行合法性审查,参与合同风险管

保安  http://www.vdvio.com/uvxyg.shtml
1、负责厂内日常安全值守、巡逻、检查,保证正常运行秩序。2、负责来访人员、进出物品的

储备CA 产品赋能 全日制本科 底薪7K 入职五险一金 cx  http://www.vdvio.com/687w3.shtml
注意事项:此岗位为职能岗位,需要房地产从业经验,投递之前请务必查看JD;如有疑问,欢

聘二级建造师(市政/机电/水利)  http://www.vdvio.com/61yv2.shtml
1、按照公司人员对项目工地的测量,进行平面设计方案绘制,与装饰专业施工图深化设计;2

数据标注工程师  http://www.vdvio.com/a690.shtml
岗位要求:1.能熟练运用采集工具,高效完成采集任务2.能对数据进行清洗、分类、归档3

资深销售经理 市场开发 月入三万zm (职位编号:1)  http://www.vdvio.com/zpsq.shtml
综合保底薪资为4000+绩效+提成,综合月薪15000-30000带薪培训/五险一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带个淘宝去穿越在线阅读第4节

    当生活的所有琐事如同稻草般一根根的堆压起来,此时就是需要一丝火星来将它点燃,成为毁灭一个人的最后一击。向音走在人行道上,一脸茫然的挂断了电话,眼眶已经泛红,但是她早已习惯压抑自己,不让自己流出一滴泪来,她走到自己习惯坐的地方,双手紧攥,指尖插的掌心生疼,但是对于从小就被打到大的她,痛觉的感觉阈限早就

  • 师弟变成了糟老头怎么办第8章在线阅读

    朝阳升起的时候费迪西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有点反应,于是坐起身靠在床.头闭上眼睛酝酿,脑海中想着籍鸠的样子。许久后费迪西睁开了眼,他看着手心的东西无声的笑了笑,起来去洗漱。总感觉有点不太妙,但他没有抗拒,反而让这种微妙的感觉随波逐流。洗漱完想去餐厅吃早餐,他已经没有助手了,因为他搬到了特殊的楼层

  • (清穿)AI与大清阿哥之第三章

    冲进去那瞬间就看到杜藤枫站在窗边整理白色衬衫,直视前方不知道是发呆还是想什么,双手缓慢的在扣衬衫的扣子。办公室里蒙了一层暧昧的光。清歌心里咯噔一声,难道杜藤枫跟白沁……男人听到声响回头,看到清歌一脸怒意的冲了进来,有些不悦的瞥了眼一脸惶恐跟在清歌后面的王助理。而后不耐的摆摆手示意王助理出去,等王助理

  • 职业扮演系统在线阅读第八节

    “你能跟我说话吗?”郭语桑把雪白的被子拉过鼻梁,黑溜溜的两颗眼珠,半掩在被子下,偷偷地打量着月咏青依,眼前这位长相丑陋的女人,日夜坚守在自己的病床前五天了,却没有只言片语,奇怪,十分的奇怪,正常人能做到五天不讲话吗,还有,她救了自己两次。“说什么?”冰冷的声线,月咏青依悠悠睁开眼,扫视郭语桑一眼,只

  • 第一弃妃:冷面邪王不好惹灵猫之国

    第二章灵猫之国罗浩东从来不相信宠物报恩的故事,可是眼前这一幕却实实在在把他吓傻了。项链是很漂亮的珠宝项链,罗浩东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绚丽的宝石。他就是个农村出生的普通人,读了几年大学,毕业了还找不到一个好工作,只能在一个小厂里打工,可是就算他见识再少,他也知道,一串如此华丽的珠宝项链,该是多么值钱。无价

  • [全职高手]Glory盛世荣光血火之门5

    当濮阳波走近这第一座石雕阵时,石雕阵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一个足足有十丈多高的魁梧石雕战士,手里拿着一把巨锤,走到了这第一座石雕阵的入口处,看向濮阳波:“闯关者,止步!一旦你进入到我镇守的法阵中,就会受到我的攻击!”“杀死我,或者,参悟出这一关的阵眼,你才能闯过这一关。”这十丈多高的魁梧石雕战士说

  • 把那个佞臣盯紧了在线阅读第三节

    8月30日,那天天气格外好。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忻芮和林越终于到了A市,出了A市火车站,林越便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云泉港。云泉港很大,许多货船来了又走,忻芮环顾四周,记忆中这是她第一次到离家这么远的地方,尽管人来人往,但她却觉得周围空荡荡的,让人心慌,又很迷茫。“是忻芮同学吗?”一个看起来不过30岁

  • 龙翔天道在线阅读第9章

    趁着吃饭的时间,我悄悄打量起在座的唯一一位皇上的家眷-皇后。她身上的衣服是金丝锦缎的褙子,滚两寸红色锦边,中衣是天蓝色,与外罩浓淡辉映,黄金璎珞用云脚纹做雕镂花纹。我敢肯定她的年龄不超过二十,面若桃花,樱桃的小嘴细细的吃着碗中食物。似乎感受到我的目光,抬起头朝我微微示意。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那么直

  • 重生之帝师之特殊任务

    里尔一愣,他惶恐地说道:“还请您不要再推辞,非常时刻,只有您才能服众。”西莉亚宽容地看着对方卖力表演,将他难以抑制的惊喜看在眼里,好笑地扬了扬眉:“圣地存亡攸关的时刻更需要您维护乌奇萨的秩序。”里尔便将那把金钥匙收了回去,恭敬道:“等您熟悉乌奇萨,在下还是要将这钥匙交还给您。”西莉亚淡淡一笑,好奇地

  • 逮捕那个无证执教的梅林[综英美]在线阅读第三节

    姜悦对于叶铭臻来说,是由好奇到欣赏,再到心疼,最终是想保护的人。刚见面时,她才刚入校园,青涩当中透露着忧伤与成熟。那时他是学生会的优秀干事,暂任代理部长,他能力强,做代理部长不过是走程序,其实早已内定。恰逢新学期开学,又一批新生入学,他得组织学生会成员进行志愿者活动,而姜悦便是这一批新生当中一员,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