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真不想做圣子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一壶滇红茶 来源:飞卢小说网

她疼的嘶了一声,没给她犹豫的时间,下一鞭子就抽了过来。

“大胆奴才,看本郡主今日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长宁郡主虽然灵力一般,但这一手鞭子抽的确实不错。

墨玲珑没有灵力,躲避的有些吃力,一个毫无九六灵力的人,跟一个灵师一阶,简直就是鸡蛋撞石头,找死。

宁褚晏看着墨玲珑毫无灵力的样子惊讶的叫了出来:“哎,你们看,她竟然没有灵力!真是稀奇,竟然真能看到没有灵力的废材。”

庄穆泱冷笑了一声:“郡主,你可千万收敛一点,一会打得狠了,人家非说你欺负她,哈哈。”

他说完,两人在旁边轰然大笑了一声。

那些嘲讽的语气在墨玲珑耳中听的越发刺耳,也就只能欺负她现在没有灵力,若是按照她之前的修为,早就把他们拎起来吊打。

墨玲珑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她不顾肩膀的伤口,快速躲避长宁郡主的长鞭,随后她从腰间拿出药粉趁长宁郡主不注意的时候撒了过去。

那不过是些软骨散,可以让她暂时动作慢下来。

要不然单凭拳脚功夫跟一个灵师境的人打,就是典型的找死。

夜珩渊站在旁边,目光落在墨玲珑身上,见她虽没有灵力,但招式却凌厉,而且,跟平常所见的武修并不相同。

他不知想到什么,眼神中闪过一丝深邃,原本冷冽的眼眸,竟是多了些许温度。

墨玲珑趁着长宁郡主不备,快速窜到她面前,一把夺下她的长鞭,动作快速的旁边几人都没有看清。

宁褚晏眨了眨眼睛诧异的看着庄穆泱,庄穆泱也摇了摇头,表示他也没看清。

倒是旁边长宁郡主的侍从,眉间一皱,连忙冲了过去,生怕墨玲珑对长宁郡主不利。

他刚动,就被夜珩渊就侧头看了过去,一双琥珀色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整个树林中温度瞬间低了下来。侍卫瞬间就像被冻住一样,根本不敢动弹,只好站在原地。

不仅如此,就连身边的宁褚晏和庄穆泱,也被九皇子浑身上下散发的强大气势镇住。

不愧是天宁国灵力最高的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光一个眼神都能冻得人不得动弹。

一双琥珀色的眼睛依旧落在不远处的墨玲珑身上,只见墨玲珑抢下长宁郡主的长鞭后,将长宁郡主缠住,随后快速翻身绕到长宁郡主的背后,伸手扼住她的喉咙。

“小美人,你说话最好小声点,我这个人虽然没什么灵力,但是手劲还挺大,你可千万别吓着我,要不然我手一抖,一不小心捏断你的喉咙,到时候…… 啧啧啧……”

长宁郡主气的脸都红了,想要骂墨玲珑,却又害怕墨玲珑手一抖真的捏死她,她连忙说:“你疯了吗?知不知道我是谁?竟然敢对我动手!我可是堂堂长宁郡主!”

墨玲珑冷哼,巧了,我不仅晓得你是长宁郡主,还晓得你爱慕夜珩渊爱慕到想要爬床,最后被夜珩渊一脚踹回长宁王府,被你爹爹吊着打了三天。

“听见没,你这个臭乞丐,你赶紧放开我,要不然本郡主以后绝饶不了你,不仅我饶不了你,我爹爹也不会饶了你!到时候一定将你千刀万剐,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墨玲珑微微用力,长宁郡主脸色突然变得铁青,墨玲珑淡淡的威胁道:“你这小郡主,还真是聒噪,小心我真废了你的喉咙。”

“你、你、你竟然说本郡主聒噪!你个臭乞丐,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说本郡主聒噪?”

延伸阅读

玄虚者之守护之地(求收藏)(6)  http://www.raozao.cn/py0f.shtml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飘过!天微微见黑,看着桌上吃剩的饭菜,皎月像个小媳妇似地,慢慢的收

帝歌叹惩罚  http://www.raozao.cn/uy6a.shtml
凌晨6点半,沈离笑收拾好自己,准时叫李曼汐起床。李曼汐看他衣冠齐整的站在面前一时恍惚

修仙世界小白能活几集两女见面  http://www.raozao.cn/n9wd.shtml
红色的跑车行驶到了大排档旁停了下来。今天张筱筱状态还不错,算是超水平发挥,看起来没啥

恩将宠报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raozao.cn/buij.shtml
大学毕业后最恐惧的事是什么?当然是面试喽!可当一场本该严肃的面试进行时,突然由于一个

攻略目标重生了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raozao.cn/u6dp.shtml
安东筷子顿了一下,抬头看她:“你觉得为什么?”冉晴笑眯眯的,一脸不正经:“你喜欢我,

安晴传说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raozao.cn/ahq6.shtml
陈小雯眉头紧皱,十分难受的样子,一会儿后她忽然又醒起来。“是了,有一件事十分奇怪!”

慈善:太阳也黑不了我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raozao.cn/a4rp.shtml
玉雪领着爱新觉罗的一大家子浩浩荡荡的往八爷府里去了。别人不知道,可八爷家里的管家可是

[综]妻奴养成计划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raozao.cn/ne48.shtml
九月二十三日,秋分。庆州还停留在盛夏时光,太阳明亮耀眼,毫不费力地穿过稀薄的树荫,把

小七的秘密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raozao.cn/phbg.shtml
月亮散发着清冷的白光,无数的星星好像眨着惶恐的眼睛在一层缥缈的云纱里忽隐忽现,曲折的

[红楼]这画风不太对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raozao.cn/necj.shtml
聚餐之后,许多队员都回家过圣诞节了。莫伊塞斯想了想,还是换上衣服,一个人去了训练基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古剑]还敢不敢踩尾巴了!重病

    好在游园聚会的地方离安府不远,不过一刻钟,安原儿就被送回了家。一回家,安原儿的小身子就撑不住了,一沾床,她就昏睡了过去,额头越发的滚烫!安朝礼急的不行,急急忙忙的找了大夫,开了药,看了病。吃了药之后,女儿看起来没有那么难受了,可还是说着胡话,没有清醒。安原儿的娘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不见了,有人说她死了

  • 都市,我捡到了阿拉丁神灯之截杀

    天地间突然刮起了大道风暴,天上雷云密布,如墨般的云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有一种磅礴的气息正在苏醒,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压抑的气息。“给你们看看我的厉害。”“深海魔鲸王”的周围出现了一阵阵的威压,无尽的灵力汇聚到它的嘴巴中,方圆数米处竟然出现了灵力真空。积聚的能量恐怖至极,海水支撑不住恐怖的压力,纷纷朝

  • 斗破天下:至尊女武神第8章在线阅读

    齐言太过于乐观。她晚上失眠了。她们在阳台上并没有再多聊什么,夜深了,空气也冷了许多,她们没坐多久就各自回去了。沈见初给她的影响不小,齐言回房后关灯上了床,她闭上眼睛,满脑子全是刚才和沈见初的对话。“磕到了?”“没有。”“吓到你了?”“没有,没事。”……“我听说你提名了凡介,恭喜。”“谢谢。”“你为什

  • 网游之风行圣域是他吗

    哐当一声,门被推开了。沈青青倏地睁开眼睛,眼神里闪着久违的光芒。“怎么,还以为是顾城回来了?!”看到沈青青眸中渐隐的光芒,东方白不由的心生怒意,就连说出的话都带了几分嘲讽的意味儿。沈青青没有答话,她一向不喜欢东方白,所以故意等他去槐江山之际办的婚事。她不喜欢他,并不是因为先前的事儿,而且是因为他和白

  • 万界都市之主神直播间2第九章在线阅读

    “风儿!”皇上的老脸挂不住了,咳咳,虽然这个是事实,他也很头疼他这个儿子府里养的那群女子。可是哪有自己当着大庭广众之下这么说出来的!这不是硬逼着人家木大姑娘自己要退婚吗?完颜俊烈看了一眼自己这个三儿子,这小子必须好好管管了!完颜赤风嘴角带着戏谑看着木天晴,等着木天晴会怎么答复。木天晴也打量着完颜赤风

  • 神奇宝贝之修改系统在线阅读遇见高人

    安易坐在桌前看着美味的红烧肉馋的不行准备饱餐一顿,李松则站在他旁边偷偷咽口水。“你也一起来吃啊,别光站着。”安易一边开动筷子,一边说着。李松还是有些胆怯:“少爷,这样不太好吧。”“怕什么,我让你坐下吃你就吃,哪那么磨叽。”安易一边大口吃着一边说。李松咽了咽口水:“好嘞。”一会儿俩人把那一整条红烧鱼全

  • 夫君是大神妖刀王(第一更,新书求收藏啊)

    终于,江流儿在藏经阁找到了一本金光闪闪的小册子,上面四个大字闪闪发光。心诚全图!“终于找到了。”江流儿拿着心诚全图,有些激动,旋即找了一个角落坐下,翻开棋谱,慢慢的品味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江流儿双手捧着心诚全图,眉头紧蹙,一会笑容展开,一会眉头紧蹙,表情各不一样。不知不觉,三个时辰已经过去,夕

  • 都市之特战警神在线阅读雷族

    第十章雷族“雷是云层放电时发出的响声。雷与闪电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自然现象,一个指声音,是听的;一个指形象,是看的。落**所形成的巨大电流、炽热的高温和电磁辐射以及伴随的冲击波等,都具有很强大的破坏力。而雷族,指的就是具有操控这种能力的种族。”离尘站在一位头发发白,满脸皱纹的白胡子老头听着他对雷族的介绍

  • 永宁神传在线阅读第8节

    大家都说了自己怀疑的对象和怀疑的理由。轮到吴漫时,她犹犹豫豫的指向了沈初。现在还没有人投他,杨小军饶有兴趣的问道:“为什么?”吴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破罐破摔的说道:“哎呀,反正……他就是凶手。”沈初看着她的样子,笑了笑。杨小军没有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继续追问道:“不行,你必须得说个理由。”南星看她

  • 创神之巅新房

    “对了,子慧,你想要哪套房子做你们的新房?”司徒夫人边走边说,完全忘记了,在几个小时之前她还躺在医院,说自己是个病人。安子慧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司徒空,她哪里知道司徒家有多少房子,但是她这个已经嫁人的新娘,不知道好像有些说不过去……“就城中那套吧,那套挺好的……”她也只去过那里而已,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