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综]还我夫君!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白葱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从岳华山到灵武山骑马快赶,也得要三五日的脚程。三人为了赶路,当夜没有投住客栈,在野外生了堆火就歇下了。

蒋如星虽然是江湖中人,到底是个女孩子,生活上还是比较讲究的,自己一个人跑去河边洗漱了。

纪清泽和高轩辰坐在火堆边,没什么话可说,纪清泽用树枝拨了拨火堆,突然起身道:“我去拾点柴。”他们倒也不怕高轩辰会跑,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高轩辰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坐在火堆边上看着火。此地的夜晚十分宁静,鸟蝉似乎也都歇了,林中只有火焰燃烧时发出的毕剥声。

大约有风袭来,树上的枝叶晃了晃,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

高轩辰继续盯着火堆发呆。风……哪里的风?!火苗连歪都没歪一下!

高轩辰反应极快,在意识到问题的同时就已经抓着青雪剑一个翻身滚出去了,一股凌冽的寒风贴着他头皮飞过,如果他动作再慢上半刻,那枚飞镖就要扎入他的脑壳里了!

高轩辰早就做好了准备,他这一路势必会面对很多阻碍和暗杀,没想到对方动手那么快。他一边后怕,一边也兴奋起来,准备好好看看这个耐不住性子的刺客到底是谁。最好幕后真凶直接出手了,那可帮他省了不少事。

他尚未立定,被疾风裹挟的寒刃已经照着他面门砍了过来。那刀太快了,刀尖微微抖动着,他甚至能够看到刀刃在黑夜中划出的细小幻影。如果被这一刀劈中,不光他的脸会被劈开,恐怕还会被劈出一道曲线,他这俊美的脸庞就要被毁容了!

高轩辰心中大骇,一边抽身后退,一边举剑迎击。

青雪剑的剑锋撞上长刀的刀刃,火光四溅!

没有内力傍身,高轩辰虎口被震裂了一道口子,鲜血瞬间就顺着他的手腕流了下来。他咬牙握紧了青雪剑,心中无比失望。

光凭刀法,他就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了——碎叶刀叶无欲,此人绝对不是他要找的什么幕后真凶!

碎叶刀之所以会被称为碎叶刀,与劈山分海的游龙剑不同,碎叶刀刀法的精髓在于精、准、快。他的刀可以准确将一片叶子斩得粉碎,并且每一下都斩在叶子的脉络上。想要做到这一点,他必定拥有极敏锐的观察力和极好的耐心,选择在最适合的那一刻出手。

因此当叶无欲第一击失手的时候,他颇为诧异,旋即就抽刀出了第二击。剑锋与刀刃碰撞的刹那,叶无欲更加诧异,竟没有立刻趁胜追击,而是停滞了片刻。

就趁着这片刻喘息的功夫,高轩辰非常怂地吼了起来:“来人啊!!!救命啊!!!”

正在拾柴的纪清泽和已经从河边回来的蒋如星立刻朝他狂奔过来。

叶无欲的剑眉轻轻挤了挤,眼波流转,突然改变了精、细、准的刀法,脚下一点便腾至半空,一招大开大合的劈山式气势汹汹地朝着高轩辰盖了过去!

面对这样霸道的刀法,高轩辰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举剑硬扛!

“砰”的一声,青雪剑被击飞脱手!

高轩辰狼狈地滚地,避开了叶无欲的锋芒。然而即使他不避,那一刀也不会砍到他的身上,因为在青雪剑脱手的时候,叶无欲已经急急收势了。不同于前两招无声无息的毒辣,他这一刀看似劈得凶狠,却是最温柔的一招,意不在夺命,只在试探。

此时,纪清泽和蒋如星终于赶了回来。

蒋如星向来是个女中豪杰,半点没有小姑娘的扭捏,二话不说提刀就上,反倒是纪清泽在看清了叶无欲的脸后诧异道:“是你?!”

叶无欲全没有和蒋如星动手的意思,身法变幻,灵巧地避开蒋如星的刀刃,眼睛却直直盯着高轩辰。黑夜中,他的眸中倒映出燃烧的火堆,亮得仿佛亦要烧起来:“你——”

高轩辰对上叶无欲的目光,脸色微变,片刻后他对着叶无欲很轻地摇了下头。

叶无欲轻哼了一声,那张常年寡淡的脸上却隐隐有了几分笑意。他将刀一收,转身投入黑暗之中。蒋如星立刻追了过去,两人追逐的身影渐行渐远。

纪清泽没有跟过去。蒋如星的武功和轻功都略逊于叶无欲,但叶无欲显然意不在蒋如星,不会跟她打。何况就算真动起手来,蒋如星即便难胜,不至于随便就把小命给丢了。等会儿她追不上自然就会回来了。

纪清泽走到一旁,捡起了高轩辰脱手的青雪剑。剑柄上沾了许多高轩辰虎□□裂时流出的鲜血。

高轩辰跟过来,伸手向他讨剑,讪讪地找着借口,心里却已经把叶无欲骂了一百二十遍:“血太滑手了,没拿住。”

纪清泽却没有立刻把剑还给高轩辰。他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高轩辰,视线在他满是鲜血的手掌上停了片刻,突然一爪朝着高轩辰的胳膊抓去!

高轩辰吓了一跳,立刻把手收回去了:“日你……”他刚发了个声就及时截住了话头,在纪清泽起疑之前迅速接了下去,“你你你,你又要欺负我?!”

纪清泽却没理他,不依不挠地出掌再捞,高轩辰转身撒腿就跑,纪清泽追上。高轩辰脚下一点,打了个弯又要接着跑,纪清泽却扑了上来,直接把他扑倒在地。两人滚了数圈,滚得一脸土灰才停下。高轩辰压在纪清泽的身上,老脸一红,撑地要跳起来,却被纪清泽一把扣住了。

这回纪清泽却没脸红,人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他扣着高轩辰的手腕,一脸凝重。

当蒋如星追丢了刺客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纪清泽仰面躺在地上,高轩辰趴在他的身上,手腕还被他扣着,颇像是采花贼采花时采到了个硬骨头。

下一刻,蒋如星听到纪清泽用严肃又惊讶的语气问道:“你的内力呢?”

高轩辰顿时跟个被霜打蔫了的茄子似的,手上的力一松,整个人直接就死鱼一样躺在纪清泽这个案板上了。纪清泽这才发现两人的姿势很是古怪,赶紧把他推开跳了起来。

高轩辰被推得躺倒在地,气鼓鼓道:“本教主练的盖世神功,心法就叫似有若无,我这内力深厚得一个能打你十个,但是你摸不出。怕不怕?”

纪清泽:“……”

他当然不会信这种鬼扯的说法。他拾柴的时候没跑太远,高轩辰被打裂虎口和打飞兵刃的两招他都看到了。高轩辰分明有灵活的身手和变幻莫测的剑招,却竟然被叶无欲大开大合的招式压制得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再联想起武林大会时高轩辰只撩他的剑,却不敢跟他对招,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高轩辰原本应该是个高手,却因什么缘故失去了内力。

蒋如星也吃了一惊,立刻上来摸高轩辰的脉。高轩辰破罐子破摔地躺在地上,懒得挣扎了。

片刻后,蒋如星松了手,脸色高深莫测:“你……真的是天宁教的教主?”

高轩辰白了她一眼:“我不是,难道你是?”

蒋如星抿了抿嘴唇。片刻后,她赞扬道:“你要真是魔教教主……好胆色。”

她和纪清泽不同,如果谢黎不是死在魔教的手里,那她和魔教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了。高轩辰只身闯进武林大会,舌战群英谈条件,为了查案不惜服下□□……光凭这几点,她就已经觉得高轩辰是个胆大包天的人了。可如果这些事情都是在高轩辰丧失了一身内力之后做的,这胆大得简直……石破天惊!

蒋如星既然和天宁教没有仇,那就没必要逼着自己去讨厌谁。她把高轩辰从地上拉起来,又从自己包裹里取了瓶金疮药让他涂抹伤口。

当然没有人会帮高轩辰包扎伤口,蒋如星给他药都算是仁义了。他只能自己涂药。虎口的伤裂得很深,蒋如星这金疮药又不知是出自哪个天杀的药师之手,着实辣得很。高轩辰抹一下眼泪都要出来了,痛得直甩手吹气。

纪清泽就这样直勾勾地看着,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他大抵还觉得奇怪,那朔望断肠丹那么狠的药没让高轩辰吭一声,这样的皮肉伤反倒把他痛得眼泪汪汪了。

高轩辰心里憋屈,背过身去不让他看。

蒋如星坐到纪清泽的身边:“刚才那个刺客你认识?”

“嗯。”纪清泽道,“有过一面之缘。他是碎叶刀。”

“碎叶刀?”蒋如星惊诧道,“风华十二楼的杀手?你怎么会认得这样的人?”

“有一次我遇险,是他救了我。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或许他是受人之托。那件事我至今也不太明了。”

“高教主。”蒋如星道,“碎叶刀为什么要刺杀你?他跟你有仇吗?”

高轩辰头都不回:“老子仇家遍地走,还缺这一个?”

蒋如星耸耸肩,不再搭理高轩辰,低声与纪清泽说起话来。

高轩辰手上的伤一抽一抽地疼着。他突然想起一两年前,他上树去给纪清泽摘枣子吃,不料树叶里藏着一只狠毒的马蜂,兀地窜出来,把他的手背给叮肿了。他从树上下来先不把枣子拿给纪清泽吃,而是把手背亮给他看:“你瞧瞧,我让毒蜂蛰了。”

他故意邀功,想让纪清泽哄他高兴。却不料纪清泽想也不想就用嘴去吸他手上的伤口,欲把毒血吸出来。那感觉麻麻痒痒的,当时他心里还在想,为什么马蜂不在他的脸上蛰一口?

可现在,就算他这条胳膊被人给砍断了,怕纪清泽也不会多看一眼。还没准,纪清泽也是那个想砍他的人。一想到这里,高轩辰就怄得想把纪清泽压在地上抽他的屁股。

延伸阅读

依咪阳光VS服饰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xz8f.shtml
依咪阳光VS服饰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已全面覆盖儿童服饰、韩流时尚女装、时尚内衣等领域。

派威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gidk.shtml
派威发电机械总部的主要产品有柴油发电机组和化工搅拌机、搅拌器。从柴油发电机组的生产、

逸博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g40s.shtml
逸博食品批发专注于食品行业的服务,在业内具有较大的影响力;公司自有品牌正味,行销各地

西禾口语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gfct.shtml
西禾口语是来自加拿大的在线专业北美外教英语教育平台。以全球高水平的客户服务能力、高品

贝雪婴儿用品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xgc4.shtml
贝雪婴儿用品文化诚信诚者,一心一意;信者,言出必行诚信是我们的发展基石,是我们迈向成

亲亲天使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spxl.shtml
亲亲天使婴儿游泳馆加盟整店输出,系统指导,风险无惧,直抵成功!亲亲天使婴儿游泳馆(w

堃陵恩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pp0u.shtml
聚氨酯发泡机、PU发泡机、聚氨酯发泡设备、填充保温发泡机、冰箱夹层保温发泡机、电热水

博菲利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63j0.shtml
太仓市悦博电动科技有限公司是由太仓高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苏州博菲利电动科技有限公司共

永胜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acnp.shtml
永胜医疗设备具有品质优良,综合多能,实用价廉等特点,因此深受广大医疗机械代理商的好评

爱卡仕清洗剂加盟  http://www.saurabhstar.com/a8kt.shtml
青岛爱卡仕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是防冻液、玻璃水、电瓶补充液、高泡洗车液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这些年引子

    本书有龍史著作。问道,最新章节,空碧澄青色剑芒拖着长长的光痕自天空中划过白絮似的浮云在剑芒掠过后变的支离破碎。长长的光痕竟是由片片花瓣构成飘零、消逝。“半瓶‘飘渺烟尘’就换得了凝露剑?花雨剑阁到底有什么目的?”虽然莫入愁至今不敢相信但脚下由花瓣凝聚的剑芒又让他不得不信。一丝淡淡的清香直冲九霄这是一种

  • [美娱]药不能停之胆寒(3)

    “你们难道是想要群攻?”刘梦巧有些胆寒,六个人对付李姚和自己两个人,即便是瞎子,也能够知道其中的不利。当然了,李姚比刘梦巧更加担心,早先轮滑七人组中的四个人内力聚集已经让李姚吃了亏,这一回连同唐红和蓝月在内,情况比先前更加要糟糕得多。纵使自己是多了刘梦巧这么一个帮手,那也等于没有。毕竟,刘梦巧和大家

  • 偷香在线阅读第10节

    莫羽沿着城镇道路走,越是城镇中心发觉,路上的普通市民渐渐少了,越来越多穿着皮甲,拿着各种武器的人,还有一些人更是全身裹着厚厚的钢甲。莫羽不禁感叹这个世界修炼的人还真不少,穿着几百斤的铠甲还能行动自如,比起以前地球的人强壮太多了。看见天色逐渐昏暗,莫羽决定先找个休息的地方,免得要露宿街头。莫羽在镇中心

  • 君之靥我们,从不低人一等!

    “还找不到威尔的信号吗?”“对不起,找不到。”纳尼亚zf军支队指挥中心,此时上校已经来来回回踱步,心焦如焚。而技术兵也是急得满头大汗,操作着通讯主机不断搜索狙击手威尔的通讯设备,但是一直毫无进展。自从跟狙击手威尔断开了通讯之后,双方就一直联系不上。“莫非遭遇了不测?”上校如此猜测,不过一想到狙击手威

  • 三国之苏云传第3章在线阅读

    基地伙食很好,杨易跟小林各打上一份温热的晚餐在灯火明亮的食堂大口的吃着。远处灯火闪亮,各种装甲车,军车,坦克,直升机在灯光下移动。杨易没想过他也会有机会进入军事基地,近距离的接触影视上才看到的军事装备。远处高楼上灯光依旧光明通透,在里面忙碌的是通天塔有关的技术兵和科技人员,基地的高层也在那里,那里每

  • 晴末韶颜(主水果篮子+金色琴弦)之美人鱼

    这能算是害羞的人?林深立即推翻了之前自己的猜想。他听着这句话,第一次有种脸微微发烫的感觉,觉得就连脸皮厚如自己都不能面不改色的说出这句话。但事实上水愫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在这里待着很有趣,准备再玩两天,但她不愿去陌生的客栈居住,再想到林深今日对她如此照顾,便决定暂时居住在他家。当然如果林深家中真

  • 出门捡了只猫爷在线阅读第五章

    纳兰云收了心思闭目养神,只恨自己一时沉迷美色竟然忘了夺回血灵珠,正无限感慨色字头上一把刀,把刀突然推开门来,站于她背后十步于外的距离,慢条斯理地开口,“你果然是女的。”纳兰云双手抱胸,被吓得不轻地干咳几声,背对着他无奈地道,“大人,要不要这么阴魂不散?我还在洗澡。”背后一阵短暂的沉寂。夜泫脸色轻微绯

  • 人鱼影后打秋风

    鸿钧阖下眼,对于喵崽的话没有任何反应,语气淡淡道:“龙凤劫起,该到你出世的时候了。”浑身漆黑的小猫大概两寸大小,抱着毛绒绒的大尾巴舔了舔,浑不关心对方话语里的意思。劫起就劫起呗,说的好像和小爷有关一样╮(╯_╰)╭。大概被鸿钧声音吵到,猫崽趴在地上,用两只爪子抱住耳朵,打了滚儿,活似一只毛团。别看鸿

  • 失晓之黎明第十章

    周景安把荒唐的想法赶出脑内,轻咳声道:“走吧。”周景安这次的步伐放慢许多,恰是襄玥能轻易跟上的速度。襄玥抬首,幽幽看进周景安眼底。周景安默默移开眼,小声道:“娇气。”襄玥白嫩的肌肤上,下巴处有两道鲜红的指印格外清晰,似在无声控诉着周景安过分的“暴行”。一旁姜嬷嬷温声道:“以前皇后娘娘常说,女儿家都是

  • [全职]权限狗第4章在线阅读

    其他几路还在和平对线,突然看到叶晨就拿到一血,不过大家也没有太过于吃惊,上路一级血拼那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可看了一眼叶晨的血条,几乎是满血。这傻逼诺手不会站着让卢锡安杀吧?“诺手,你搞什么?被一个菜鸟单杀,而且还是被人家满血击杀。”“刚才没留神,没注意,一个小菜鸟,让他一血有如何?看我等下杀他。”这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