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茅山先生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者:花木帅 来源:17K小说网

人群里的吵闹,传到了大婶的耳中,她害怕的蹲下了身体,颤抖的抱住了头颅。她的心理防线,已经接近了崩溃。

而菜摊老板的漫骂却并未因此停止,反而更加的激烈。甚至将其种族里发生过的一些事件,也牵扯其中来说,在人群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小个男人观察着人群的反应,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一丝邪笑猖狂的表露出来,:“闹吧,闹得越大越好!小子,你看这是群众所希望的结局。你最好别多管闲事…这个局,我们已经设置了好长的时间,她能闯进来,也只算她倒霉罢了。”

他的语气轻佻,对于因他而受辱约德尔族大婶,没有丝毫的怜悯存在。有着也只是一种可耻的兴奋和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语内容。

“一个局?难道还有其它的目的不成!”

不过,此情此景下我不能够理智的思考 ,强烈的怒火在心头升起,它的高傲使我俯视着这片人群,致使狂暴的魔力,充斥着身体的每个角落。

仿佛在下一秒后,他便会因此而暴走,进行它无尽的释放,直到一切毁灭为止。

无法在继续忍耐。

抓住小个男子肩头的左手,稍微的用了些力量,只觉“咔嚓”一声脆响,小个男人的脸庞,在一瞬间中垮塌了下来。他的又目泛红,用着痛苦并惊恐的眼神,看向我道:“你…”

“跟我出去解释清楚!”不想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用力的拉着他的肩膀,想要将他扯出人群,让解释清楚还那位大婶的公道。

而就是这时,一个清脆甜美的女孩声音,忽然高声的出现在人群里。

“太过分,你们一群道听途说,不明真相,只凭这店老板的一人之词,便叽里呱啦的说着一堆没用的废话的人,看见一位女人坐上地上哭泣,你们真的就这样的得意吗?”

人群,几乎在她说完的同时,没有了声音。女孩则在说完的同时,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她一身绿身,面容可爱。正处于妙龄的时节,身材却也出落的娇柔美丽。一双灵动的眼睛,来回扫视着人群,突然将目光投向了我们。

而后走到大婶旁蹲下身体,安抚着大婶的同时。又道:“一人引起注意,而另外一人则趁机盗取。这样拙劣的把戏,竟还能引起如此大的轰动。并将一位无辜的女性逼坐在地上哭泣,你们难道真的没人发现过吗?是吧,大哥哥!”

“嗯!你说的不错。”手上略微的用力,小个子男人被我超乎自己想像的扔到了十米外的菜摊前,大婶的钱带也随着他的落地而掉在一旁。大婶一见,赶忙抓起了钱带,扬起来向着四周人解释。

“这是我的,这就是我的钱袋啊…!”转身看向我们,又一次哭了起来,但这一次却是喜极而泣:“谢谢…谢谢你们~”

女孩对我打个了手势,轻笑道:“干得漂亮~”

微笑着回应了女孩,而看着大婶喜极而泣的模样,几乎处于爆走的体内魔力,也趋于了平稳。

小个子男人痛苦的倒在地面,疼痛使他痉挛着身体蜷缩在一起,发出无力的**。

“老三,你这怎么了?”菜摊老一见,面目狰狞的看向我道:“你做了什么!”

而后“呼啦”一声。一柄翠绿的大刀猛然自菜摊下抽出。指向我二人喝骂道:“多管闲事的败类,坏我碧绿骷髅公会的大事,你们别想获得个好的下场。”

人群里发出了惊呼,有人些则快速的离开这里。没想到事情真的闹大了起来。

人群的离开,至使菜摊老板的神情更加的扭曲。

他提起大刀,便要向我们冲来。

可没等我要开口说话,女孩便一步上前:“没好下场的是,是你们这群败类吧!噢~对了,我忘记说我已经传唤了城里的铁卫,让他们看见你在街头持械,后果,你应该会比我更加清楚吧!”她美丽的脸庞上,竟然也浮露出一丝邪意的玩味儿。

男人听到铁卫后,猛然停下了身体。他气急败坏的嘶吼,脸色惨白的指着我们道:

“你…你们给我等着,碧绿骷髅不会放过你们!”

轰的一声,菜摊在他盛怒下被他劈成了两半,成了他泄愤的道具。他恶狠狠地看了我们一眼后,伸手背着小个男子快速离地开了这里。

他的离开也使人群又一次散去,我和女孩安慰着约德尔族的大婶,使她崩溃的情绪,慢慢的回归了平常。待她独自的离开后,我们这才松下一口气来。希望她以后,别在卷入这样的事件中。

回头看着远离大婶的落寞身影,一种同病相联的情绪,莫名的涌出。

虽然不清楚小个男子所说的“局”是什么,可根据他们今天的行为举动来看,必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算了,想得太多也并没有用处。自己对于这个城市来讲,只是个过客而已。

当我想要离开时,女孩却突然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喂!干得不错。”

“只是见不得世间的不公罢了,你做得可比我要好上很多呀!”

女孩子听我这样说道,女孩突然的脸色一红:“也没有啦…只是,看不惯碧绿那群人嚣张的样子。”说完还对着碧绿二人离开的方向,努了努嘴。可爱的模样,使并不怎么接触女孩的自己,感觉到老脸一红。

“咳”只能干咳一声,稍微掩饰了一些尴尬。

“不过,也要小心那个公会的报复,碧绿骷髅的影响不小。但这次事件的背后,恐怕还有些其它的关系纠缠其中。”

女孩突然用种惊讶的表情紧盯着我,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难道,你知道什么内情吗?”

我摇了摇头,即使这背后存在着什么。也没有兴趣和精力前去参与,刚刚的魔力爆走在我现在冷静下来后回想,后怕得有些严重。若在刚才,体内不受控制的魔力在人群中爆发,后果会是我无法想像严重。

而一旦发生,又会多少家庭,因这份毁灭的力量而分崩离析,陷入无尽的悲苦中怨恨一生。

所以不去参与,才是我能做到的最好保护。

女孩那双漆黑的眼神中,透露着光亮,露出脸上的小酒窝后轻笑道:“这件事,你就不要再多想了,这落叶镇里的纷争,还是不要卷入太深的好。”

女孩对我告诫了一番后,便也离开了这里。

没有了游荡的心情,也只能先回酒馆。而且也已经快到了与多维所约定的碰头时间。

除了刚才的个例外,城镇里能听到的依旧是热闹的欢笑。

久违的气氛,竟让我重新产生了归属的情感。若是能在这儿安家落户,想来也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

路过一家挂红的门前。

里面酒席盛宴,宾客满棚,听得那主持者大声喝彩,叫着喜气,让那些宾客迎合,为刚刚结婚的亲人讨一份喜庆。

直到走出了好远,那院内的欢声,依旧能听得清楚。

“格林小哥!”听见了多维的呼唤,原来已经来到了酒馆门前。多维一脸得意的凑了上来,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钱带子后说道:“今天,本少爷可没少赚钱。小哥你想吃啥,喝啥,请尽管消费。只要不买了这间酒吧,一切随你!”

看他一脸高傲的模样,看来捕上的这条大鱼,还真让他赚了不少的银子。

“走!喝酒…”

“好,喝酒.”多维兴奋的应了一声,随后便一把推开了房门,吆喝了起来。看他熟悉的模样,应该是这里的常客。

酒馆内部,基本由全木构成。多维径直的引我走向了二层,听他说这里的包间中,只有这间是观看酒馆隔壁“月凌湖”的最佳地点。

待到其中,透过窗口观看。还真如多维所讲,月凌湖的湖面翠绿如碧,反映中心的花草山石,也着实会让人感到到心情舒畅。

是个饮酒聚会的绝佳场所。

叫好了酒菜,多维便大块朵颐了起来。同时,还向我说着如何卖鱼的经过。只是说到结尾时,却突然多了几分神性的表情。

“鱼大概就这样卖没了,不过我跟你说,就在我刚要来酒吧,忽然肚子疼去树林上厕所的时候。看见了碧绿骷髅的二当家,好像在对一个小子手下训斥着什么。甚至那二当家还用起了魔法,把那个小个子打得趴在了地上,那一下打得真叫个手重,那小个子哪怕是不死怕是也活不长了。”

再次听见了碧绿骷髅的词汇,突然间神经也变得有些敏感。

多维所说的小个子,恐怕就是今天自己遇到的那个。不过,他们的二当家为何会对他出手,没有情报,便也无法得知缘由。总不是为了今天他与那菜摊老板合伙,偷盗约德尔大婶钱财的事情吧。

不过既然打算不再参与,多维所说事情也就当了个奇闻。

并没有放在心上。

折腾了一天,天色渐晚,多维安排了房间后,便各自回到房间里休息。虽然这里的条件远比多古湖边的木屋要好,可躺在床上,感受着体内随时将要爆发的魔法能量,睡意却一直没有光顾到我的大脑。

直到夜半,都没有丝毫的睡意传来。

躺在床上无事,便索性走到窗口,想要欣赏一下风景,调整一下心情。

而就在我推开窗口,向月凌湖张望时,忽然一道香风伴随着极度舒适的柔软,将我的整个脸庞,紧紧的包裹了起来。

一个轻柔又甜美的女性声音,在脸前极度柔软的上方传来。

并带有着极度的兴奋说道:“至尊…琳儿总算等到你来看我了…”而她却无法知道,她那份丰满的胸怀,此时却要把他口中想念的至尊,搞到几乎要窒息而亡的地步。

虽然某人却也在暗爽得不行…

延伸阅读

灏丰水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pjca.shtml
灏丰水净水器项目介绍:安全健康的水是生命安全的保护。但是随着污染的加重,健康的水更加

奕美化妆品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dqzn.shtml
奕美化妆品公司经销批发的睫毛膏、睫毛增长液、眼线笔、眼线液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

澳优福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a898.shtml
深圳市澳优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系“深圳市生物技术产业协会”会员单位,是一家专职致力于生

金艺源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a4oz.shtml
公司是深圳大芬油画村专门从事手工油画生产、设计、制作、销售商.深圳金艺源油画艺术品有

食在高包子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syae.shtml
食在高包子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实在高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食在高”)成立于201

卓爱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pppr.shtml
卓爱源于加拿大,在加拿大有20年的经营历史,是欧美的性用品经营公司,其经营模式在欧美

万千糕点小吃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b0mj.shtml
江苏万千食品投资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配送、销售为一体的国内食品行业知名的民营

榕发石雕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xpio.shtml
榕发石雕工艺品经过长时期审美经验的积累,我们民族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审美能力、审美情趣、

格凌兰共享超市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guua.shtml
随着“共享经济”的兴起,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共享汽车、共享电动车等多种共

桑益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goeh.shtml
桑益环保材料总部是一家从事工程塑料、特种塑料、通用塑料、缘材料、防静电材料为一体的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气复苏:我献祭了亿万魔神!第1章在线阅读

    北风如刀斩百草,寒雪盖春声俱绝。江湖冰霜行路疾,仗剑天涯何日还?风呼啸,雪正紧。正月十六,年关刚过,天色已近黄昏,偌大的应天府一片苍茫,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扰扰,不知何时才会停歇!青石路面由于常有人走动,积雪并不厚,暗黑的路面在积雪的映衬之下,显得格外深邃而遥远。一匹白马“哒哒”的走着,时而踩着了石板,

  • [全职猎人同人]这个扣扣群什么鬼?凯旋而归

    祝珍可惜的看着地上的肉,发愁的说道“浪费浪费,这些肉肉相比很美味,却被毒液糟蹋了”惊世无奈的摇头,这家伙感觉比自己神经大条的多收集了两个二阶魔兽内丹,两人便向着来时的路返回,惊世还一遍把玩着独角兽的金角,这个角竟然可以可武器硬抗而且没有丝毫的痕迹,可是个宝贝祝珍则把玩着手中两枚二阶内丹“姑奶奶出山果

  • 阴险鬼夫,Stop!之那些钱我无所谓(9)

    以陈明如今的身价,他实在不屑跟吴龙这样的跳梁小丑斗,但,吴龙偏偏一而再地跟陈明过不去。从昨晚在酒吧周耀阳说出陈明在宿舍的事开始,到后来宿舍被拒在门外,如今上课也被刁难,很显然,是周耀阳在背后指使吴龙等人。“周耀阳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做他的狗腿子?”陈明忍不了了。“你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家伙,我们针对

  • 夺魂之死生挈阔在线阅读【哔——!】VS穿越**

    “小绿,你丫快给我更文!敢弃坑的话我就诅咒你穿越成炮灰!”记忆里最后的画面,就是室友咬牙切齿的笑容。*鄙人某小绿,性别女,爱好男,年龄保密,身高体重保密,三围保密,身体不健康,精神不正常,三观不端正,道德无下限(喂!)……咳,其实就是一个宅女,目前正处于跟绿JJ相爱相杀的初级阶段。话题回到穿越上来。

  • [综英美]英灵物语险些受辱

    娇杏捧着木盆在河边蹲下,她寻了块阴处,现下日头渐起,她可不想自己一身白嫩的肌肤被晒黑了去。翘着兰花指头在盆里捻出一身衣裙,她略看了下,发现里面竟是还有男子的衣裳,当下便有些作呕,想来那汗臭味十足的便是男子的了。好在只是些外衫,若不然她还真下不了手。虽说没吃过猪肉,但还没见过猪跑吗?她将衣裳在河里完全

  • [阴阳师]寻找鬼王在线阅读第1节

    纽约州,纽约最大最好的医院——长老会医院的手术室中。叶修站在手术台前,双手握着手术台上的病人手腕,全神贯注地感受着前面的病人的情况。这是他的习惯。在手术之前,必须为病人把一次脉。尽管手术室中,那些仪器都非常的先进,但他依然还是更加相信自己指尖传来的感受。嗯,腹腔内,并未见任何异常。胸腔内也未有异常。

  • 诡案实录北凰城,怡君酒楼

    沈微澜随着高吉进入了北凰城。霎时间,她便进入一个喧闹的世界。城内人声鼎沸,人来人往,道路两旁布置着各种各样的货铺,硬生生和人群将宽阔的街道占得满满当当。叫卖声、吆喝声,小孩的嬉笑声,妇女的砍价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足见北凰城的繁华。“话说这东南西北四大帝国整体实力相差不大,各有优弊,唯有这不出世的封

  • 精灵时代:创世神的系统之访客的往事(二)(7)

    “翩翩公子,白衣胜雪,风华正茂,逸群之才,”方圆叹息着说,“试问这样的男人,谁不喜欢。”“你是说你们的语文老师?”于树问。“是她的语文老师。”方圆转过头看了于树一眼,尽管隔着厚厚的墨镜,但于树突然觉得方圆这个人的特征和形象丰满起来,假如把人的实体看做是一种钢筋铁骨的结构,那么七情六欲喜怒哀乐便是包裹

  • 重生之影后再临在线阅读第8章

    进入山林没多远,一股腥臊的气味直扑众人鼻中。盘斧将手中的双刃斧一挥,所有的兄弟立刻散成了十个小组,每个小组间距十米,开始向山林内仔细地搜索起来。转过一个弯角,一个由四只老虎组成的虎群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它们中一只体型较大的正躺在落叶中悠闲地打着盹。而其他三只看起来体态上有些娇小,在那里扑咬嬉戏玩闹着。

  • 综漫之毒奶粉剑魂在线阅读第10章

    “你说什么?”容话没听的太清。盛玉宇挠了一下脸,“我说,他叫什么名字。”容话别开眼,没能立刻答上话。他这幅神情落在盛玉宇眼里明摆着是躲闪,盛玉宇悬着的心又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你不会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就让他住到家里来了吧?”容话有些敷衍的嗯了两声。“不行!”盛玉宇放话道:“我不能让一个来路不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