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就是蛮不讲理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籽潋 来源:晋江文学城

“带着我弟弟先走!”

宁清止干脆利落地将宁岸之扔到了李玄棠手上,抽剑,转身,正面迎上密密麻麻的蜂群。

一柄剑似化作了千万柄剑,所有撞上来的蜂群都被绞成了渣。葛全还妄想从宁清止身边而过,被宁清止一脚踹到了蜂群里,嗷叫着爬起来,才不情愿地挥舞起剑来,与宁清止一起对抗蜂群。

“没用的!”葛全说道,“这些东西不知道有多少,根本杀不尽。”

不用葛全说,宁清止也感觉到了。她看似密不透风的剑网已经在蜂群不知疲惫的攻击下出现了漏洞,几只灵蜂钻了过来,有的咬在她的身上,甚至还有一只钻进了她的耳朵里,耳膜嗡嗡作响。

“走!”李玄棠的声音骤然在嗡嗡声中响起,“李五带着宁小兄弟先走了,我们来帮你。这里离那个坑口不远,我们退回那个窄坑里。”

只余一条窄缝在上侧,好防守,也好用木板之类阻挡。宁清止稍一思索,便明白了过来。

一行人且战且走,葛全趁人不注意就想溜到最后面,被众人挨个儿踹回来几次,终于规矩了一些,与大家一起抵抗灵蜂。

退到了窄缝上方。宁清止和李玄棠让其他人先下。

李四稍一犹豫,跳了下去。葛全见了,眼睛一亮,发现了门路,立刻马上跟着跳了下去。其他人也都跳了下去。

“李大!”见李大迟迟没有跳下去,李玄棠喊道。

宁清止望过去,发现,李大的情形不太对。他修为比不上她和李玄棠,却一直与他们站在最前面并肩作战,还多次用自己的身躯替李玄棠挡漏网的灵蜂。如今他身上露出来的部分都被灵蜂咬得肿红,辨不出原本的模样。她与李玄棠守在坑口附近,谨防灵蜂飞下去,但李大的方向却逐渐偏离了坑口,挥剑的动作混乱,脚下也是不断踉跄,显然是眼睛,耳朵都受了重创。

“他们都跳下去了吗?”李大突然问道。

“就差你了!”李玄棠一边高声喊,一边向李大靠近,想为他指引方向。

“那就好,那就好。”李大念叨着,猛然冲进蜂群一顿乱砍,然后向坑口相反的方向跑去。

李玄棠对这一变故反应不及,愣怔在原地,即使李大带走了最近的一大批灵蜂,一瞬间就又有数十只灵蜂咬在他的臂上。

宁清止望一眼李大离开的方向,直接拎着他跳下了坑里。一入坑,她便松了手,随着李玄棠自由下落,双手持剑在头顶形成一层保护罩。

李玄棠此时也回过神来,从他的手里,不断的有木板,石块,等等,将他们俩的来路封住。

两人先后落地,初时还能听见木板外灵蜂不甘的嗡嗡声,木板被冲击的震颤声,仿佛随时要被穿破。后来,随着储物镯存货几乎耗尽,叠了不知到底多厚的木板石块。终于,上面安静了下来,什么也听不见了。又回到了这个窄坑里,黑暗中只有众人或轻或重的呼吸声。

但上面,他们也肯定出不去了。

“咱们怎么出去啊?”葛全的声音兀然响起。

已经第九日了,本来还有一日他们就可以出去了。可是现在……

“你们把坑口封得这么死干嘛!现在怎么出去?”葛全骂骂咧咧道。他心里明白着呢,不管他怎么过分,只要有他师父在,他们就不敢动他。

宁清止……将耳朵里的灵蜂一下子按死,抠出来。

“咱们必须再找找其他出口。”宁清止道。

“哪儿有其他出口啊?”李五说道,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哭丧,“咱们先前全都找过了。”

“你们先前来过。”葛全听了一耳朵,激动地询问,“你们怎么出去的?”

“天无绝人之路。”李玄棠镇静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我给每人一个火把,咱们分开来,到处再找一找。”

李玄棠镇定的声音一响起,李五他们的呼吸明显平顺了许多,都应道,好。

所有人都就着火把微弱的光摸索着挪动寻找,有敲敲打打的,有用鼻子嗅的,有感受风的……葛全当然不值得拥有火把也没人搭理他,兀自生了会儿气,也找出口去了。

宁岸之跟在宁清止后面,他们二人一道。

“姐姐。”宁岸之颤抖的声音响起。

宁清止一边将火把贴在石壁上,观察着石壁的纹路,一边回道:“嗯?”

“李大哥哥是不是?”

“嗯。”

“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了?”

“不会。”宁清止手抖了一下,火光摇曳,“当然不会。”

她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在石壁上,这石壁的纹路转承生硬……这里的圈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有人用剑砍出来的。那他为什么要砍出这个圈?

“姐姐。”耳边传来宁岸之压低的声音,“前面是李公子。”

宁清止一愣,看见前处一道弱弱的光。光将李玄棠的影子照在石壁上,浅浅的摇曳着。

“他好像看着很难过。”宁岸之说道。

宁清止长叹一口气。李玄棠不愿在李五他们面前流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可他,终究还是个不到百岁的少年啊。

“吱吱。”宁岸之的衣袖里传出不合时宜的声音,小家伙在笼子里撞,带着笼子在宁岸之衣袖里晃荡,动静不小。

李玄棠发现了他们,微愣后,恢复了镇定的神色。他走上前来,问:“可有什么发现?”

宁清止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问,回道:“这里的石壁圈应是人为的,我在想,那这个圈会不会围着什么特别的东西?咱们往外走不出去,能不能尝试着先往里走?”

李玄棠也靠近石壁仔细观察。

“安静点!”宁岸之摇晃着笼子吼里面的灵鼠。大家的注意力都不由被灵鼠吸引了过去。

它好像是要往什么地方去。

宁清止说道:“你将它放出来试试。”

宁岸之犹豫。

宁清止只得补充道:“有我们在,它跑不了。”

宁岸之拉开笼子门,灵鼠立刻射了出去,宁清止和李玄棠赶紧跟了上去。宁岸之速度不及他们,被落在了后面。

灵鼠跑了一段,竟停了下来,在一处石壁上挠。宁清止试探着将一道灵力打在那块石壁上,立刻觉出了不同之处。

这块石壁内部是空的,且内部似乎是一条悠长的狭道。她惊诧地看着那只还在挠着石壁的灵鼠,心下震撼,不由生出一个奇怪的想法,当初它不会是故意引诱他们掉下这里的吧?

可是,再怎么看,它也不过就是一只没脑子的普通灵鼠。大抵上古之物都是如此神奇吧。

让李玄棠将灵鼠捉走,宁清止一剑击打在石壁上,石壁颤抖,剑颤抖,双双现出裂缝来。宁清止收回剑,再一击,表面的石头碎了,里面出现一条狭窄的通道。

李玄棠递给宁清止一把新的剑。

宁清止:“……抱歉。”

“是剑配不上你。”李玄棠笑道,“等出去以后,我再为你寻一把好剑。”

众人聚齐,一起钻入通道。葛全也早听着动静寻了过来。宁清止打头阵,李玄棠垫后。

穿过长长的通道,眼前出现光亮。通道外是一间明亮的空室。宁清止跳出通道。

跳出通道的一瞬间,眼前的景象突然变了!

白茫茫的一片大雾。宁清止从腰间拔出剑,拿在手中。这剑……

手中的剑浑体青茫,剑身轻薄而又坚韧,隐隐寒光从剑刃而出,真应了寒如冰雪一词。目光扫向腰间的剑鞘,剑鞘上刻有两字。宁清止想要看清楚,却被浓雾阻隔着,怎么也辨不出其上的字。

什么人?眼前似有一道人影闪过。宁清止抬眼望去,看见了不远处的一道白色身影,她拔剑向前,那白色身影明明未动,却一直与她保持着这不远不近的距离。不对劲,宁清止想起来,她刚刚是从一个通道里跳进了一个房间啊。宁岸之,李玄棠他们呢?

这个念头一起,白雾骤然散去。宁清止的眼前又出现了她在通道里看见的房间模样,其余人也都在她的身侧。只是个个都闭着眼,神情痛苦,有的在大声哭嚎,有的在无声落泪,葛全动静最大,在一个劲儿的朝着石壁撞脑袋。

宁清止拍了拍哭嚎的宁岸之的背,宁岸之没反应,仍旧紧闭着眼,满头大汗,哀嚎不止。她只得狠狠的扇了宁岸之好几个巴掌。扇到第三个巴掌的时候,宁岸之终于醒了,睁开眼的一瞬间,满眼通红,愣怔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地喊了句,“姐。”

李玄棠一个巴掌就醒了过来,睁眼的时候,两行清泪顺着脸颊而下,嘴里喊着的是李大。他木木地看着宁清止,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加入了宁清止扇巴掌的队伍。

葛全被众人默契地留在了最后。

李五问:“他这样不会把自己撞死吧。”

李玄棠答:“暂时不会。”

于是,房间里一个人在框框框撞墙,其余人聚在一起讲话。

李玄棠首先说道:“这应该是书上所写上古的幻阵,制造出的幻境会令人沉溺其中,无法解脱。比如说,会令人看到他最痛苦的事情。”

所有人都一齐陷入了沉默,想起了自己幻境中的所见所感。只有宁清止感到有些困惑,那是她最痛苦的事情?是她失忆前最痛苦的事情吗?可她在幻镜中确实感觉心中有失落,但更多的却是欢喜之感。

宁清止问:“只会令人看到他最痛苦的事情吗?”

李玄棠眼中的诧异一闪而过,“幻阵的作用不一,但看我们几人的表现应是最为痛苦之事。宁姑娘能如此快的从幻阵中清醒,足可见心志坚定。”

……只是没有记忆罢了。

有了最开始的幻阵,众人在房间里的走动都颇为谨慎。但见那葛全撞这里,撞那里也未触动什么新的机关,便又放松了下来,在房间中翻找起来。

宁岸之挨在宁清止的身边,悄悄说道:“我看见了那晚王家追杀我们的情形。”

宁清止微愣,回道:“我看见了一把剑,一个人。但都没有看清楚。”

“那会不会是你以前的剑?你以前的仇家?”宁岸之回道。

宁清止现在脑子里有点乱。这些日子来,她都快忘记去寻找以前的记忆了,却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突如其来,出现了线索。虽然,也算不得什么线索。

延伸阅读

汗乐轩汗蒸房加盟  http://www.quenbyresthome.com/qzn.shtml
北京晋然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旗下品牌〝汗乐轩〞是国内家庭移动汗蒸房首席品牌

伊梦缘加盟  http://www.quenbyresthome.com/br78.shtml
伊梦缘加盟详情近年来随着“韩流”文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强势传播和广泛认同,韩国国际饰品企

好莱医药加盟  http://www.quenbyresthome.com/d1s4.shtml
好莱医药医疗服务项目介绍:伴随着医药行业的蓬勃发展,好莱医药品质卓越,质量有保护,好

结义帮汽车租赁加盟  http://www.quenbyresthome.com/s7jk.shtml
结义帮是汽车融资租赁的新型方式,又称以租代购(租购),其本质也是分期付款购车方式的一

金火把工艺礼品加盟  http://www.quenbyresthome.com/ndsh.shtml
金火把工艺礼品主要产品有:树脂工艺品、婚庆礼品、恋爱礼品、树脂品定制、冰箱贴、树脂公

卫康加盟  http://www.quenbyresthome.com/x8ky.shtml
卫康隐形眼镜专为经常处于户外环境的人士设计的一款产品,深受消费者特别是运动员、旅游者

众人加盟  http://www.quenbyresthome.com/xqs2.shtml
众人眼镜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眼镜生产厂家。生产各种档次的太阳镜、光

彭世修脚加盟  http://www.quenbyresthome.com/g8ik.shtml
彭世修脚专注致力于足疗保健行业,彭世是一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集科研、生产、技术培训和

皮尔丹盾PERE DENDUN加盟  http://www.quenbyresthome.com/n13j.shtml
广东威文服装有限公司创建于1989年,经过20年的艰辛创业,开拓创新,成功地发展成为

新福珠宝加盟  http://www.quenbyresthome.com/y5xp.shtml
上海新福珠宝有限公司常年大量回收黄金、铂金、白银、钻石。上海本市小本上门服务,验收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世好书之初见(2)

    瑶池谷一时间热闹非凡,钟离戟淡淡扫视了一圈,解了系在腰上的玉牌揣进怀里,带着南一悄无声息地离开这里。一路感叹瑶池谷风景甚是不错,也不知走了多久,只听见琴声悠然,似乎是从竹林里传来,钟离戟便停了步细细听了会儿,暗叹这琴声实在美妙,而且似乎有大道之韵。寒玉琴上的纤长十指忽地顿住,琴声戛然而止,单若雨抬起

  • 网游三国之征战天下在线阅读第八章

    翌日一早,江夜和林格也是尽职尽责地当了个好学生。六点半起床晨跑,七点就已经坐在了图书馆自习室里,面对这面哈欠连天。林格在又一次看完江夜一串哈欠之后,忍不住说:“你不然睡会儿。”“不能睡。”江夜摆手,半闭着的眼睛几乎是用慢动作的速度在展开,“你没看见吗,我后面两点钟方向,目标敌人虎视眈眈。”林格一愣:

  • 全世界就我一个攻突破圣境中期,寻找故友

    官晓从系统背包中取出了时间修改器,一只手托着,另一只手拿着储存袋。“系统,帮我开启时间修改器“叮!检测到宿主领悟的天地之力强度为准天神境,所以只需支付玄晶便可以提升修为,请宿主设置时间比例,系统会根据比例,玄晶数与宿主实力给出宿主待在修改器空间的时间”“嗯”,这些官晓早就看了介绍,“呃……将比列设置

  • 当魔道众人看到魔道同人后在线阅读第五章

    轻轻松下半口气,官七画抬头却发觉轿子依旧放着没动。当下也动了些气,一拍轿子官七画拔高声音再次道了一声。“吉时可不等人,嬷嬷是想等着睿王府那边降罪吗?还不快走!”喜婆并非这官将军府中人对官七画在府中的悲惨地位也并不是很了解。见识过方才官七画雷厉风行的处事手段当下便觉得这位小姐惹不得。愣了片刻被官七画这

  • 女尊之军师在上在线阅读第八章

    “老大,我们不是中奖了吧?!”“很显然啊!”九重从背包里取出两颗隐身蛊,给了夏冬冬一颗,“而且还是个大家伙,赶紧把隐身蛊吃了!”服下隐身蛊,两人双双隐去身形,屏息静气,等待着野兽的归巢!野兽尚未进得洞口,一股浓烈的腥气已经迎面扑来,紧跟着一道彪悍的身影将洞口的阳光完全遮蔽,使洞内陷入一片漆黑,伸手不

  • 一只忧郁的小白熊在线阅读第3章

    刚刚和立海大众人寒暄结束的迹部景吾一回头就看见好友咬牙切齿黑着脸的模样搭上忍足的肩迹部景吾暗自感叹真是越来越少看见他这副模样“怎么了?脸色这么坏?”忍足侑士深呼吸后长出一口气:“两分钟前,岳人给我打电话说他一会就过来,然后没说几句话就挂了。我还挺高兴的。emmm,就在刚才,我又接到了他的电话,他什么

  • 仁和大医生梦

    “不要!”稚嫩的女声喊得撕心裂肺。一把长剑从素星胸口拔出,连着血肉,看得令人揪心。素尘跪在地上,怀里抱着弟弟,眼泪像不要钱一样,:“阿星,不要...不要...你不要离开姐姐好不好...姐姐求你了...”听着姐姐泣不成声,素星颤颤巍巍抬起小手,想为姐姐擦掉眼泪,但眼前朦胧一片,他逐渐看不清姐姐的脸了。

  • 古园惊梦在线阅读第二节

    一晃十五年过去了,邵蛋儿也十八岁了,现在看起来,高高瘦瘦的,显得文质彬彬。随着这几年长大,叫他邵蛋儿的人越来越少,基本上都叫他大名邵裴了。中午,邵裴正在端着碗,坐在他家碾子上吃饭,刚吃上一口。“蛋~儿”一声大老远的喊叫传来。夹杂着叮铃铃的大二八自行车的车铃声,邵裴无奈的扁扁嘴,听声音就知道是好朋友孙

  • 女装大佬的直播间九之变数

    蓝知寒,卒,享年43……蓝知寒,卒,享年15……蓝知寒,卒,享年34……蓝知寒,卒,享年55……蓝知寒,卒,享年66……失望不要紧,最惨的是希望变成绝望,比这更惨的是,当你无数次已经踏入希望的天边了,却不小心摔了一跤,直线堕落至绝望的深渊。为什么叫绝望?失望是你重新爬起来就会看到希望的曙光,而绝望就

  • 墨莫无语是劫还是缘在线阅读第3章

    “囡囡~”“囡~囡~~”“囡!囡!!”“付囡囡!你没听见我叫你啊!”嘶吼半晌没得到回应的付黎苏闭闭眼,脱下胶皮手套夺卫生间门而出。付黎苏长腿跨大步,轻车熟路地寻到客厅,恰好对碰上囡囡循声转头。付黎苏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对上囡囡漆黑的小豆眼儿。正在播放的电视机里,激昂澎湃的交响乐已经演奏到了尾声——土黄色